当前位置:看书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上皇族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劫法场,剑气纵横

第一百五十六章 劫法场,剑气纵横

    第一百五十六章 劫法场,剑气纵横

    “不过,感觉他很熟悉……”站在法场外的街角,韩天看着对面酒楼上那孤傲的背影,脸上浮现了一层疑惑。

    凝视片刻,韩天终于还是摇了摇头,“极北之地高手众多,只是不知道王维成什么时候和极北之地中的剑道高手有了联系……这些人,显然也是来搭救王维成的……”

    “只要不是敌人,那就好!”一名白气巅峰的高手看着江岩的背影说道。

    蓬!

    法场上,突然响起一声闷响,便见跪在王维成身前的那名傀儡身躯动弹了一下,胸口上出现了一尊碗口大小的洞来……“傀儡就是傀儡,不知疼痛,就算你曾经是他的本尊,也奈何不了他!”江岩的话语,再次飘进了法场中,微微转过头来看向监斩台上的靖远侯,眼中浮着一抹冰冷的淡漠,仰着脖子,酒坛里晶莹的酒水哗哗灌入口中。

    “是他……”街角的韩天闻言朝那边望去,目光落在那张侧脸上,脸上的疑惑顷刻间转为惊讶!

    跪在王维成面前的傀儡站起了身来,朝着江岩所在的酒楼飞踏而去,只是他身上的气息,明显的比之前减弱了许多。

    王维成的目光,随着这尊傀儡朝着那边看了过去,苍白头发遮住了双眼,但是目光落在了那张侧脸上的时候,散落在额前的苍白头发下闪出了一道苍老的精光来,“殿下……江岩……”王维成心中发出了一声呐喊,两条泪痕从脸颊上滑落了下来。

    看到江岩的脸,坐在监斩台上的靖远侯也是微微一愣,“居然是你!”靖远侯脸上的惊讶下有着浓重的阴冷,阴冷的笑,终于,‘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靖远侯身旁,另一名监斩官冷喝道!“杀!”

    话音一落,一道道虹光从四面八方奔来,降落在法场中央这块方圆数百丈的空地上,凛冽的气场爆发出来,天空中狂风大作,雷霆动荡,黑云滚滚!

    一名手持大刀的侩子手,大步朝着王维成走去!

    吟……阴风中,剑吟响彻,华光闪烁,一抹光华闪起,嗞嗞一声,殷红的血柱从那名身躯壮硕的侩子手脖子上喷洒了出来……“主公有令,靠近王大人一丈者,格杀勿论!”一名剑皇锵的一声将长剑收入鞘中,冷冷看着下方一字排开的修仙者!

    方圆数百丈的法场中央,黑压压的站着数百名修仙者,身上罡气滚滚,体内传出声声涛浪,举止动移间风雷大作,一双双冰冷的眼,虎视眈眈的看着那座酒楼!

    “杀!”后方,靖远侯闭起了眼睛,片刻后,说出了一个字来。轰,话音一落,数百名高手齐齐飞踏,身躯张开,一条条黑色匹练在空中划出道道残影,唰唰转折,朝着酒楼攻来!

    半空中,这些人手掌一张,耀眼的宝光莹莹闪烁,一柄柄战刀出现在他们手中,这些战刀闪烁着耀眼的光华,轻轻一划,夹杂着纯阳之力的刀光落在了酒楼上,轰隆,巨大的刀光落下,酒楼瞬间坍塌,尘烟大起。

    “这些战刀都是纯阳高手炼制出来的法宝,玄品法宝!”人群里也不乏见多识广的人,看到这些战刀,立刻就看出了它们的品阶。

    法宝分为黄、玄、地、天,玄品法宝,玄之又玄!已经算是人间少有,若是到了地品,就算是至高,而天品,几乎没有,除非是那些传说中的各方大帝!

    便在这时,数百修仙者踏立虚空,将酒楼的上空直接封锁,一双双眼睛落在那已经粉碎的酒楼上的时候,身后传来阵阵剑吟……数百名修仙者身躯瞬移出去,回转过身,一抹抹剑光纵横交错,冲天而起,下方一座座楼台,在庞大的剑气威压下,轰然破碎。

    当!

    玄品战刀轻划出去,挡在胸前,当得一声,挡住了那一道道庞大的剑气!而他们的身躯被百丈的剑气逼退,身躯犹如飓风中的枯叶朝后飞出。

    这些人的手掌虎口处皆是被震出了崩裂,血液汩汩流淌,一双双冰冷的双眼,依然死死盯着前方,他们的目光集结处便是空荡荡的法场,三百名剑道高手屹立当场,淡漠的目光看向疾飞出去的那些修仙者……

    三百道耀眼锋芒中,一条修长的身影,大步朝着被捆绑住的王维成走去,一缕冷风吹来,那人衣发齐飞身后,宽大如门板一般的巨厥剑在身后若隐若现,“靠近死囚者,死……”蓬!一名强大的修仙者飞踏奔来,还未降落,便被江岩反手一剑拍碎了头颅,剑光乍起,捆绑在王维成身上的铁索咔嚓断裂,一条条滑落了下来……

    大风吹过,带着蒙蒙血雾,王维成微微的回过身来,动作缓慢而又漫长,身上雪白的囚衣被伤痕累累的皮肤印出了一道道血痕,看着身前一丈外,站在血雾中的那道身躯,眼中顿时酸痛难忍,两行泪水,夺眶而出。

    一蓬蓬血雾,在江岩周身飘扬四散……“学生来迟,让老师受惊了……”血雾中,江岩对着王维成跪拜了下来,身旁发出一声金铁之音,宽大的巨厥被放在了身侧,双手按在面前,对着王维成深深地跪拜……“孩子,起,快起来……”王维成大步走了过去,脚下,留下一枚枚血色的脚印!

    跪在地上,江岩微微抬起身来,那一枚枚血色的脚印,朝着他走了过来,抬头看了一眼老师,江岩眸中闪过一抹血红的锋芒,在闭目端坐的靖远侯身上深深看了一眼,才砰的一声抓起巨厥站了起来!

    “保护老师!”江岩微微侧过脑袋,大喝道!“是!主公!”一道道剑光瞬移而来,将王维成团团守护起来!

    嗡嗡!

    江岩手中,黝黑宽大的巨厥剑微微颤动着,发出了一声声低沉的剑鸣,一蓬蓬血雾飘洒在上面,它有种饮血的兴奋!身后的半空中,一名名修仙者被剑气的锋芒切割成为一片片碎肉,从天空中掉落下来,呼呼地阴风中带着剑的翁鸣,在血雾飘洒的半空中纵横交错……

    “你辛苦培养出来的金身高手,已经死伤大半!”握着巨厥,江岩凝眉看向靖远侯,淡漠的眼中传出一抹厉色,“为什么还不出手!”

    “在对我说话吗?”闭眸中,靖远侯脸上的不悦深深浮现,良久,才睁开了眼睛,看向了江岩,一种泰山般的压迫,从天而降,轰隆一声,重重的压在了江岩双肩上……

    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