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上皇族 > 第三十章 拔节

    夜。

    晚风,大雨

    江岩双目自然轻闭,任凭雨打风吹,脸上无喜亦无痛,像是一尊竖立在雨中的石像雕刻。

    江岩整条右腿笔直贴着脊背,双臂环抱自己的身躯,双掌能在背后捏成拳头!左腿单立,脚掌紧抓地面。

    如此风雨,能吹倒一尺多厚的围墙。而那颗翠竹,亦是摇摇摆摆,枝干‘吱嘎’连响。

    江岩此刻,却纹丝不动,一枝独秀!

    雷鸣,响彻于整个京城上空。

    凉亭下,木管家几人,看向江岩,眼睛瞪如铜铃。

    “公子鸿运齐天,竟然触摸到了破碎重组的境界……”

    木管家原本淡漠的眼睛,精神抖擞,射出精光,看向雨中江岩此时一幕,呢喃道:“我闻修仙者,炼体一脉,若要入门,先练‘筋’‘骨’!雪瑶姑娘,不知道老夫说的对不对?”

    雪瑶听了,点了点头,目光在江岩身上深看了一眼,继而转头看向木管家,说道:“炼体者,讲究循序渐进,筋骨炼至与魂融一,念想一动拳脚收发随心而动,能达此境者,才能将‘筋’‘骨’破碎,而后重组,完全与魂融合。届时体内‘筋’的柔韧,‘骨’的刚猛,都更上一层楼,但是公子,竟然反逆而行,而且,居然成功了……”

    “修仙炼体者,如世俗武林武学道路相同,但更胜一筹!”

    木管家说道:“武林中某门派,若能得到炼体者拳谱套路中的只言片语,可横行绿林!”

    木管家虽是墨家‘墨修’,但化外修仙者攻占了‘大乾王朝’,木管家跟随王维成,当然对修仙者的一些事迹有所见解。

    “听闻大德皇上派督察御史苏洪领天子命前往太玄省时,手抄了‘武经’收录中的一套拳谱,赠与苏洪,此拳法名为撼天八臂拳,只有皇族颇受器重的龙子龙孙,才有资格修炼,为了苏洪,大德皇上也算是破了例……”

    木管家目光一闪,问道:“小霞,几日前你打扫苏洪几人的尸体,有没有看到这本拳谱?”

    “小霞只是公子身边的奴婢,这些东西自然全交给公子了,小霞不敢私吞……”

    听见木管家问话,小霞以为木管家怀疑她私吞宝物,连忙如是说来。

    “难怪……”

    听闻之后,雪瑶也是心中暗自点了点头,只是江岩的修炼速度,与领悟能力,着实令雪瑶自叹不如。

    “这么多年,是我一直在压迫公子的成长吗……”

    雪瑶心里,愧疚的心思,终于被自己揭开了。

    雨水,如盆泼。

    ‘哗啦啦’自万丈高空,直流下来。

    池塘盛放的荷花,多半被砸破了‘脸’,金色红色的鱼,时不时一个翻滚,跃出水面,大尾一甩,再次深入水中。

    风声、雨声、雷鸣声,似乎都和江岩没有关系。

    江岩虽站于这座世界之下,承受大地与自然的孕育,同时亦接受世界与自然的摧残。

    ‘你生我养我,却欺我凌我’,如此心念,从心中发出。

    ‘吱!吱吱!’

    江岩环抱挺立间,那道心念发出后,似乎激怒了他体内的‘狠’,整条大筋,像是那被惹怒的心念,发出拉弓声响,蓄势待发。

    “力量,这是我的力量……”

    感受到自身的变化,江岩心头一动,想到:“我体内的力量,竟然源源不尽……”

    江岩心里恨意奋生,心中传入筋骨内的力量,如同实质,好像心中有多大恨,体内就有多大力。

    这是心念与‘筋’‘骨’融合的感觉!

    江岩这股心念生出之后,连忙运起龙魄将之斩杀,心想道:“炼体者的心念,与炼魂者的心念,都是如此!以叛逆为根基,完全与我儒家‘礼’大与天的理念背道而驰!若是我心内杀气过重,只会变成一个有血有肉,但却‘无魂无魄’的行尸走肉!诸子百家中的‘杀’,多为该杀,并非一言不合拔刀相见!”

    江岩虽求力量,求实力,但洞悉修仙二脉的根本理念之后,直接‘斩杀’,留其力量而去其本质。

    儒家讲究礼义廉耻,若一心向杀,一心逆天,人之根本又何在?

    人间有情,诸子百家中,不论哪一流哪一派,都以‘情’为根本,待人之情,邻里之情,父辈之情,手足之情,上下之情,没有‘情’,那与行尸走肉毫无区别。

    而百家所念,只是将‘情’放置最大化,为国为民。而气运是否昌盛,也要看你是否心中有‘情’。

    刹那间,江岩对诸子百家的领悟,再上一层楼,诸子百家与修仙二脉对比与相互磨合之后,江岩内心更为清明起来。

    江岩体内筋骨,慢慢的松弛下来,像是一条刚刚出生的狂蟒,生来具有强大的从心底里发出的嗜血心性,被慢慢改化。

    去其本质,留其力量。

    “舒服!”

    江岩缓缓睁开了双眼,雨水从脸上滑落,双眼如被雨水清洗一般明亮。

    撕心裂肺的痛,意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全身舒畅,由内心深处,流至全身的舒畅。

    这是炼体使江岩身躯强大的缘故,亦是百家理念根基的清明。

    ‘蓬!’

    突然,江岩双臂大展开来,雄鹰展翅。

    与此同时,右腿从脊背上弹踢出去,身姿挺拔,筋骨破碎重组,再次拔节,如身边那颗翠竹,好像节节攀升。

    身上那件书生青衫,‘刺啦’破裂!

    一袭白衫,印龙刻日,画有天地山水,出现在破碎的青衫下。

    挺拔的身板,足有一米八,一袭白衫,温文儒雅却不失锋芒,大袖飘飘,加以清秀面容,如同‘天子’!

    全身猛的舒展开来,如一朵白莲绽放。砰砰砰,身躯奔跃,拳风呼啸,大走龙蛇。

    拳出如电,收放自如,随心所动,柔中有刚,刚柔并济。

    但是江岩身体里,那一条大筋,贯穿全身,拉动身躯所有关节,蓄力和出拳的速度与力量,如同一头牛,而且是一头动作如狂蟒一般的牛!

    江岩一下跳跃,拳头打向飘下的雨滴,没有打碎它,但它击飞出去,击碎了砖瓦,只有刚柔并济,才能发出如此威力!

    这套功法的套路,显然是那门战力平平的功法‘虎啸拳’!动作起伏完全和虎啸拳一致,但却更为威猛。

    打完一套虎啸拳后,江岩收住拳脚,站了下来,雨水滴落在青天白日袍上,不可粘附,滚落了下去。

    “这种力量,能和我心魂融一,心生大力,力贯全身,全身各处,都能随‘意’而发!”

    江岩抬起自己的手臂,这条手臂好像比以前重了一倍,但抬起手臂却一丁点力气都没用。

    “‘筋’‘骨’与我心念融一,收放自如,蓄力如拉起大弓,出拳出腿,快、准、狠。武学中,速度是王道,‘准’和‘狠’都以‘快’为基础。速度快,一枚水滴能洞穿钢铁!”

    江岩说道:“看来这撼天八臂拳拳谱,不是功法套路,而是练体,身体强大,随便出手都是招式!更何况是练就‘筋’‘骨’!”

    凉亭下,木管家和雪瑶两人,看到此刻的江岩,心里甚是欣喜,本想摩拳擦掌过来试试江岩此刻的实力,但想到了在此之前,击杀苏洪之时,全仰仗了江岩,于是便放下了这个心思。

    之前两人或许还能与江岩斗上一番,但是此刻,距离拉得太远了。

    木管家看了看江岩,心里极为欣慰,江岩是王维成极其拥护之人,他自然亦是将江岩看的颇重,此刻江岩能有所成就,心里当然高兴。

    “时候不早了!你们也早点歇息吧!”

    木管家转过身来,撑起一把雨伞,走进雨中。

    这个时候,小霞和天叔两人才从震惊中醒悟过来,连忙将目光从江岩身上收回,对雪瑶告别,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雪瑶看了看江岩,舒了口气,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掌,撑开了雨伞,迈步走向自己的卧房。

    大雨中,江岩眼眸一眨,看向那座凉亭看了过去,雪瑶几人早已不见踪影,于是微微一笑,也朝着自己房内走去。

    房间内,筒灯里的桐油已燃烧大半,烛火亦只有黄豆大小。

    “撼天八臂拳的威力虽大,但还是不要轻易暴露的好,毕竟是大德皇上赐给苏洪之物!”

    江岩拿出那本拳谱,看了一眼,贴身收了起来。

    吹熄了烛火,躺在床上,这一觉睡得无比舒服。

    此后几日,江岩一直闭门不出,醉心于修炼筋骨,悉心参悟‘撼天八臂拳’第一张九字注解。

    江岩在儒学上有根基,儒学为诸子百家之一,其他流派亦出同流,江岩的学识已够,渐渐滋养气运便可。

    对于修魂,江岩已有十年根基,只剩下这炼体一脉,江岩还不尽得知!

    光阴似箭,一连五日,如此过去。

    期间除了雪瑶每日送饭外,没人来打扰过江岩。

    “公子,有客来访!”

    这一日,江岩正在房中修炼‘筋’‘骨’,门外传来木管家的声音。

    “客人?我等来到京城,并没有太张扬,更何况老师此刻与朝廷相处尴尬地位,怎么会有人来访?”

    江岩眉头一扬,稍微思索,对门外道:“是什么人?”

    “靖远侯府小侯爷刘子枫,征乾大将军公子司徒浩天,安边大将军大公子与小姐林洪、林清……”

    木管家恭恭敬敬,一连说出了七个人的名字。

    大乾紫帝铁杆读者群、催更群[大皇城]:44184776,非铁杆会员勿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