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惟我神尊 > 第四十三章 一剑定乾坤

第四十三章 一剑定乾坤

    ……

    可是此刻,封菱霜和南宫冰沁的心,却是更紧了起来,眼中满是担忧。

    很明显,陈默的胜,只是此时尽全力的小胜,而李胜殊稍逊半筹,则是他还未真正发力的缘故。

    李胜殊此时黑发散乱,由风吹动,时而遮眯着眼睛。他月白色的儒袍,此时亦是大敞,随风乱舞,看起来又是另外一种风格,狂野而不羁,潇洒而张扬。

    月白色,很纯净,很好看的一种颜色,但不是谁都能穿出味道来的。

    味道,男人的味道。穿在他身上,飘逸可如谪仙,放荡疯狂,可如荒魔。

    温儒可亲的味道,深不见底的书生气息,剑法刁钻凌厉,快而迅猛。

    粗狂豪放的味道,洒脱不羁的蛮荒气息,剑道大开大合,纵横阖闾。

    他一手撩开长袍,不拘小节地别在腰后,身子矮下,腰间低沉,一腿笔直探向前。他的左手躺卧着剑,剑身睡在他的手臂上。

    忽然间,他全身气势暴涨,金色剑罡遍涌全身。

    右手向天凌虚一点,所有的金色剑罡尽数脱离身体,升了上去,周围的灵气亦是向着他手指暴掠而去,一柄一丈长两尺宽,形如沉珂的大剑,便出现在了他手上。

    他的手顿时一握,所有的金光和庞大的气势,尽数消失,他以此手食指,像是看着自己的情人那般,专注,用心地从剑尖,一寸一寸抹遍了全部剑体,所过之处,剑身便成了金色,那种老金之色,宛如橘阳的赤金之色。

    这一切,看似慢,实则快。可是只有三个呼吸。

    他身上没有一丝气势,平凡得就像一个普通人。

    但他左手负在身后,用右手将剑举至左耳旁,剑尖直指陈默之时。他。闭上了眼睛。

    这一刹那,陈默只感觉全身三万六千五百个毛孔乍立,仿佛被头凶恶的野兽蛮荒野兽盯上了一般,全身兴起了冷汗。

    这一刻,他产生了一种错觉。那便是这剑尖不是剑尖,而是一只眼睛,一只犹如人眼一般却无人性,只存剑意和杀道的狂野兽眼。

    此时,风沙在两人之间浓郁起来,陈默看不见李胜殊。他只能看到一身白袍和一只金红色的眼睛。那种白衣执剑的形象。仿佛眨眼间,大了数倍,如泼墨,纵横,无忌。荒莽,野蛮,不羁。

    那种被猎人盯上的感觉,却是愈发剧烈了。

    他,陈默,又岂能畏惧?

    陈默面色沉静如水,周身玄气催发到了极致。至阳至刚的大光明玄气。从他的皮肤毛孔之中,透射而出,散发出了金白色的光。

    雷暴手套中的雷灵在咆哮着,嘶吼着,太荒奔雷道的意蕴,完全爆发了出来。

    “定乾坤。”赵伏龙低沉的声音。嗡如洪钟道。

    “这可是大师兄的压箱底招式定乾坤啊!”孙青竹惊呼着说。

    “乾坤乾坤!一剑定乾坤,大师兄曾以此招力挫天阶王者初阶巅峰的高手,至今未尝一败。”向来严谨的周子桓,此时亦是喃喃叹道。

    南宫冰沁眉头微颤,双手握在胸前。口中不知念叨着什么。她已无力阻止,只希望陈默不要出事,否则就算陈昊不怪她,她也不会原谅自己。

    而另一边的陈骏和封菱霜等人,亦是感受到了不寻常,光从气势上来看,陈默就已经稍逊那李胜殊一分了,高手相争,一分之差便是天地之别。

    封菱霜心中不说,但是脸色,却是紧张万分。

    清水雅合的那双妙眸,瞳孔也紧缩了起来。

    便是连封修通和公孙墨两人,都是呼吸急促了起来。这两个小辈所展现出来的恐怖战斗力,让他们都有些心悸的感觉。

    唯有张尊印,与其他人截然不同。他闭上眼睛,不知是回味这茶的清苦而后甘,还是在想其他的。他的手捏着茶盅,只是脸上的忧容,很明显是不可能给陈默的。

    他竟然在担心看起来实力一边倒的李胜殊!

    “呼!”

    突然之间,大风撩尘,风沙更甚!

    两人的身影竟然不知在何时,已经开始淡去。

    “残影?”众人一惊。

    “叮!”就在这时,一声铃铛似的声音传了出来。

    风停,沙降,空气清朗,一目了然。

    一白一青已经交换了位置。

    陈默跪撑在地上,捂着胸口,嘴中血不断滴下来,夕阳下,他黑色的身影中,插着一柄透体短剑。

    李胜殊站着,头发散乱,脸上既没有赢的喜悦,也没有输的气愤,有的只是他两手空空,站着的白色身形。

    “唉……”

    两个老头齐齐叹了一口气,封修通仰面深呼吸,而公孙墨则是摇晃着脑袋,弯下了脖子。

    南宫冰沁啊了一声,封菱霜面色一白,竟然同时提起裙裾,准备跑向陈默处。

    孙青竹哈哈大笑一声,一下子跑到了陈骏身边,正准备讨要赢来的钱,而陈骏此时也无心计较这些了,将钱袋一扔,就准备朝陈默那边跑去。

    “哈哈!我就说嘛!大师兄的定乾坤之下,岂有输了的道理!愿赌服输,快给钱。”

    “这小子输的不冤,能逼得大师兄使出这招,还能留下全身,还是以先天之身,虽败犹荣了。”

    除了黑塔般始终不说话的赵伏龙,紫衣周子桓点头说道,孙青竹也在一边应和道。

    “不错,定乾坤,定乾坤,一剑之后不见人,乾坤定下无鬼神。这招之下只是重伤,这小子虽败犹荣了。”

    “嘭!”

    正在这时,一声爆鸣,好似重锤敲心,众人脚步齐齐一停,向声源之处看去,只见张尊印手中的茶盅,竟然被捏成了齑粉,随风散去。

    与此同时,一股尤甚泰山压顶的庞大剑威降下,五人的心中却是同时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惧出来,就好似有着一柄利刃,悬停在了脖子上。

    “咳、咳。”陈默将沉珂缓缓抽出,随后站了起来,仿佛剑师一般,仔细端详着。他将剑照了照光,顿时一道看似温润实则给人极其冷冽的玉光,从中折射而出,滑过苍穹,一下子照满了李胜殊那有些旧的白色背影。

    陈默貌似很懂一样,手指在剑脊上拂过,发出金属摸索的无情沙沙声,这剑竟似人一般颤抖了起来。

    李胜殊背对着陈默,双手握的嘎吱作响,周身淡淡的金色剑罡向上散发,看不清他的眼神,唯一没被头发遮掩的嘴角,一丝鲜血正在缓缓流出。

    这时的他,仿佛整个人就是一柄大剑。他的身体在颤抖,仿佛还有嗡鸣的声音发出。

    手指快临近剑尖之时,它抖动得更加激烈了,仿佛很想脱力陈默的手。但是,雷暴之上自动爆发出了刺猬般的电光,这挣扎,霎那消减不少。

    “哟,这不是沉珂吗?好剑啊好剑!”

    陈默轻轻赞叹一声,瞥了一眼那个如筛糠似的白色背影,雷暴上面的所有光芒,仿佛被琼鲸吸水一般,尽数涌到了他的指尖。

    散发着柔和白光的指尖,好似一抹便可以将小山抹杀,但是,如此千钧之重,却只临近剑尖,轻轻一弹。

    “铛!”

    一声犹如晨钟暮鼓般的声音,无可阻挡地传了开去,剑身周围,荡漾开了一圈圈厚重凝实的音波涟漪,空气扭曲之时,就连剑身都仿佛疲软了,顿时光芒暗淡下来。

    李胜殊如雪似玉的皮肤,仿佛一下子失去了生机,苍然灰暗了不少。

    但见他身子一怔,“噗”地一声,一团血雾喷了出来。

    李胜殊果然不是浪得虚名,他的剑意早已不是同门弟子可相比,竟然达到了身外剑,身内剑,身意剑初步三元合一的状态。

    达到这种境界,便可凭借意念隔空御使自己的剑,也就是说即使剑在别人手中,也能够如抽手般将其拿回来。

    陈默不明白这里面的奥妙,但是凭借神念的强悍,却是知道这把剑,已然化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要想真正得到这把剑,就必须将其联系切断,如此做就如断人肢体一样。

    切断了,再想获得联系,便如断肢重续,困难重重,而且一旦发生了此事,本就是元气大伤。

    可惜的是,两人之间最为精彩的争斗,却几乎没人看得懂。

    陈默将嘴角干涸的血迹擦去,虽然脸色惨白,但就像是个没事人一样,还能有说有笑地。

    全场忽然沉默了下来,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一副惊骇欲绝的样子。

    “什么?!竟和大师兄平手!”不明所以的周子桓和孙青竹齐齐惊道,脸上淡然得意的神情,便是再也把持不住了。

    “被夺了剑,他输了,怪物。”向来不说话的赵伏龙,罕见地一次性连续吐了九个字,他倒是将这一切看得清楚,精准地点出了结果,同时将众人心里面想的一个评价词给说了出来。

    怪物。

    没错,就是怪物!也只有这样的怪物,才能硬生生地,从大师兄的手上,夺掉这被八荒剑宗门人,视若生命的剑。

    剑,便是他们的生命,是他们的一切。

    头可断,血可流,剑可碎。但是剑被夺了,就等于一切都不是自己的了,等于自己的命掌握在他人手里,这和阶下囚、奴隶有何区别?

    ……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