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惟我神尊 > 第二十四章 你这是来打劫的?

第二十四章 你这是来打劫的?

    ……

    两枚灵石已出,哪能轻易浪费?陈默顾不得打量四周,旋即进入修炼状态。

    夜色渐晚,整个天雷山脉笼罩在深蓝色之中,唯独那顶峰天雷道祠堂之上泛现着缕缕白玉金光。

    祠堂平台上,封妃燕迟迟没有离去,见得祠堂之上异象泛现,方才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息。

    “师妹,你莫非要在这里一直等下去吗?”遥遥一声充满磁性的男子声音,从背后传来。

    引得封妃燕转身看去,见得来人,白皙玉容之上霎时变得冷淡,莲步岌岌,没有理会来人,一跃而起飞向山下。

    “师妹。”

    此人正是一直对她难以割舍的郑天华,早也习惯了封妃燕对他如此冷漠,一跃追了过去。

    封妃燕柳眉微微一缩,一袭白纱飘荡,足下虚踏几步,落在一块悬浮台上一栋茅草小筑前,落地劲风带起一片青草浮动。

    “不要再跟着我了。”封妃燕头也不回,冷艳喝止道。

    此时的郑天华站在她的背后,心中别有一番难言的滋味,说道:“师妹,二十年了,难道你就对我没有丝毫的动心吗?”

    “哼。”封妃燕玉手一甩袖口,向前几步,避开了想要触碰自己的手掌。

    郑天华脸面一僵,愁容浮上眉宇,一个细小的动作,却让他心脏跌进了低谷,沉沉说:“你可知道,那些年看着你闷闷不乐,为了陈正阳心性大变,我有多痛心吗?”

    陈正阳本是封妃燕心中的一道伤疤,多久了,难以愈合,她恨,恨久了,还是难以忘怀。

    正所谓爱之切。恨之深本就是这样吧。

    微微闭上了一双眸子,封妃燕说道:“郑师兄,谢谢你。但你不要再等我了,我的心已死。它再也无法容纳其他人了。”

    封妃燕长呼一口怨气,玉足踏起,踩着一株枯竭的树干,一跃朝着深蓝中飞去。

    “师妹,我不会放弃的,不会。”郑天华冲着远去的一袭背影高喊道,似是发泄出了多年的压抑,嘶吼声久久回荡在山谷之中。

    一声喊叫封妃燕心中一紧,眼角滑落了一滴痛心的泪水。

    正阳,你让我好苦。身影消失在了夜色中。

    一连月余。封妃燕却是寝食难安,每隔一日便会徒步攀爬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玉石台阶,登上天雷道祠堂,看一眼顶上的异象,生怕陈默闭关期间有个闪失。

    冲击天阶。多少人自此一步登天,可也有不少人就此殒命。

    或许,她已经把对陈正阳的感情,全部倾注在这个儿子身上了。

    又一日清晨,雨露未干。

    蓝色的天空依然清澈如洗,五彩斑斓的天地灵气缭绕在山谷之间,封妃燕早已站在祠堂前的平台上。

    “妃燕。”

    封重雷与同两个族长相继到了平台。看见自家妹妹如此忘我的关心陈默,自是心疼不已。

    “师妹仁心大爱,真乃陈默之福啊。”陈宏博拱手言道,却也着实被她感动。

    “是是,小子有福啊。”郑承望满脸堆笑迎合道。

    “大哥,上次测比时你欠我的三百枚灵石。什么时候给我。”封妃燕懒得顾及两人的恭维,头也不回问道。

    “大哥怎么会少了你的东西,明天取给你便是。”封重雷神情一僵,心下叫苦,你可真是我亲妹妹啊。

    “呵呵。那就谢过大哥了,我儿子今后修炼需求甚大,我得做好准备啊。”封妃燕掩唇嗤笑道。

    无语,封重雷瞪着一双眼睛,好生无奈。

    二十年前来了个陈正阳,现在又有个陈默,封家上辈子欠你们的吗?

    咔嚓。

    清澈的浅蓝色天空,晴日之下蓦地劈下数道电光,汇聚在祠堂顶上,没人了白玉金光之中。

    几人齐齐望去,封重雷暂放心痛,仰首言道:“这小子,该出关了。”

    劈闪而下的电光窜动而入,化作一道强劲的能量,直接注入了悬浮在聚灵台上的蓄雷珠之中。

    原本温和的白玉金光霎时变得刚硬无比,如能穿透磐石的利箭,辐射在整个聚灵阵中。

    陈默盘膝而坐,三十日来,如今衣物残破不堪,似是被雷电撕扯过似得,裸露的体表之上隐现一层金色齑粉,肌肤抖动,豆大的汗珠被瞬间蒸发,缕缕白色气雾沿着身体爬升而起。

    蓦然,眉心闪现一道白芒,辐射而下的电光汇聚各种能量,没入了他的意识海中。

    形同乍现的电光,在他暗黑的意识海中咔嚓一声惊响,瞬间被一盏悬浮的圣雷伏魔灯吸收大半。

    炸响同时引得光明神树为之一颤,同样吸取了一股能量,融入玉~茎树干之中。

    流窜在茎杆中的电流似的,光明神树枝干之内,细胞刹那间相连,由十融一不断膨胀,轰的一声,树干表层隐现一波荡漾的激流。

    奇迹由此发生,受得天地灵气和灵石能量一个月的滋养,此时终于爆发了。

    光明神树一路猛长,主干变得粗壮坚实,三根枝桠延伸,生出无数个绿色嫩芽,绿叶更由淡绿色演变成了碧绿色。

    悄然,一切恢复平静,光明神树已然变成了一株可庇荫乘凉的小树了。

    而依附在枝桠上的天使晶核,此时荧光闪动幻化成人,身上散发着万道精光,三千金丝无风飘荡,一双深蓝色的眸子蓦地挣开,闪过一道金芒。

    纤细的小手掌上握着那把光明裁决之剑,随手轻轻一挥,一道锋利的月牙剑芒呼啸而出,碰击余光未消的电芒,在陈默意识海中激荡出片片涟漪。

    “露露,要练手出去练,我的意识海可经不起你这么折腾。”意识海中传出陈默的喝止,但言语之间透漏着兴奋。

    “咯咯,主人,谢谢你。”意识海中露露一声银铃般的声音回应着。

    如今,受得聚灵阵中充足的能量,加之陈默又是刻意喂养。光明天使露露已经恢复天阶王者实力了。她原本就是圣阶高手,自然无需所谓的突破。

    难怪陈默忍着疼痛还能笑的出来。

    嗖。

    意识海中那道似电光般能量,刹那间坠入一片汪洋波纹中,激起阵阵涟漪。分化成数十道精芒。直入他的经脉之中,与之光明玄气融合一处,冲着已经裂痕斑斑的天阶桎梏击去。

    啪~啪……

    陈默体内隐现一串爆响,桎梏裂痕缝隙渐张,一缕强劲的劲气,反冲而出,虽然仅是一丝,却轻易将那能量精芒击地一阵粉碎。

    眉头紧锁,陈默咬牙忍痛,光明神树上挤出一滴绿液。修复了经脉损伤。

    呼~

    周身毛孔之中爆射而出道道气息,霎时头顶蓄雷珠能量大减,似是连那本体仅存的一丝太荒奔雷道蕴意,此时也所剩无几了,四下竹林枯竭一片。

    这哪还是什么聚灵阵。灵气荡然无存,碧绿色的植被枯竭殆尽。犹如刮了一阵飓风后,此地遗落了百年一样,没了生气。

    若想恢复之前模样,估计没有个四五十年,是没有可能了。

    懒洋洋的小八伏爬在那块丹奉茶植被上,一个月下来。茶树只剩下了枝干,连那新生的嫩芽,也是被它吃了个干净。

    加之吸收了一个月的能量,此时龟壳之上青绿色光芒大现,青红斑纹覆体,神兽血统展现地淋漓尽致。改观颇大。稍加努力,估计时日不久便是荣登十阶妖兽行列了。

    陈默慢慢挣开双眼,眼中闪过了一道金色锋芒,不觉喜由心生,忍不住乐出了声。

    虽然自己没有突破。但分明已经感觉到了来自天道的蕴意,稍加时日,淬炼了经脉,必定可冲天阶。

    庆幸的是,别人闭关在这聚灵阵中,最多待上个十天半月,能突破一层已是幸运,而现在,自己不但感悟道了天道蕴意,更令他得意的是两个战宠同时也有了大的突破。

    就连存留意识海中的圣雷伏魔灯,也是展现出了它强劲的一面。

    可谓是赚得盆满钵满。

    “哈哈……”

    陈默仰首一声爽朗大笑。

    随意轻握一双拳头,陈默微提气海玄气,一层银蛇般玄煞游走在金色体表之上,待拳头稍稍举起,一团气劲爆涌而出。

    轰!

    触及枯竭殆尽的竹林,形成一个方圆丈宽的气波,数十株竹子中,像是被一枚重量级的炸弹击中,爆射飞溅。

    眉心青白光芒再现,一缕神念裹挟下,圣雷伏魔灯从眉心中闪现,灯芯之中道道窜动的电光,交错之下啪啪直响。

    陈默眉头一怔,圣雷伏魔灯沿着丈大范围的聚灵台,一道虚影般斗转一周。

    随后。

    砰……

    竹林之中一串炸响响起,植被四下纷飞,残竹爆溅。

    整个天雷道祠堂为之一颤,顶上放射的白玉金光,霎时消散。

    “儿子。”封妃燕失声喊道。

    封重雷盯着摇摇晃晃的排位,怔怔言道:“小子,要毁了我的聚灵阵,我跟你玩命。”

    蓦然,牌位成排依次旋转起来,一道白玉光芒乍现,聚灵阵关门大开。

    背着光芒,陈默步伐稳健,嘴角勾着一丝微笑,下巴已隐约出现了胡茬,此时犹如隔世而降的神人,周身散发着阳刚之气。

    “小妈。”

    陈默一眼看见满目焦急的封妃燕,心下一阵温暖。

    封妃燕吐了一口气息,像是吐出了压抑已久的担心,彻底放松了下来。

    “哈哈……,贤侄啊,看你浑身散发的气息,定是感触到了天道蕴意,可喜可贺啊。”封重雷朗声大笑,满目“慈容”地说道。不时偷瞄一下那关门之内。

    “宗主,我看此次圣渊古墟之行,定是由我天雷道为首了啊。”郑承望夸赞道。

    “是啊,是啊。”封重雷边是随便迎合着,边是一路小跑似的走进了聚灵阵。

    圣渊古墟。

    陈默骤然收起笑容,此去凶险不说,不知能否寻到父亲的尸骨,也好让他入土为安,算是尽了孝道吧。

    “啊~”关内突然传出封重雷一声惨痛的嘶吼。

    引得众人齐齐走进,只听一声爆吼:“陈默,你龟儿子还我的聚灵阵。”

    陈默当下心头一紧,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嘿嘿一笑看向了他大爱无疆的小妈。

    两位大佬看到破败不堪的聚灵阵,身形猛然一怔,我的妈呀,那还有什么丝毫灵气模样,俨然一副遭了蝗虫迫害的庄稼啊。

    “虎父无犬子。”郑承望向着陈默竖起了大拇指,这场景,分明让他想起了一个人。

    给了“乖儿子”一个“愤怒”的眼神,封妃燕转面笑容满面的说道:“大哥,不就一个聚灵阵吗,十年八年……不二十几年也就恢复如初了,何必计较呢。”

    封重雷趴下痛哭的心都有了,忿忿说道:“你可真是我的亲妹妹啊,十年二十年,五十年能恢复就不错了。”说着举掌就要教训陈默。

    “你敢,他可是你大外甥。”封妃燕一把拉开陈默,站在了封重雷掌下。

    “宗主息怒,宗主息怒。”陈宏博忙是上前劝架。

    “宗主,大局为重,待陈公子从那圣渊古墟回来,我们再宗法伺候。”见得两兄妹争执不下,郑承望做起了和事老。

    封重雷一个冷眼看向了郑承望,暗忖我家妹妹在这,还敢提那圣渊古墟,不勾起她的伤心事吗。

    不出所料,封妃燕柳眉微皱,转而笑脸言道:“没事儿子,三日后小妈全程陪同。”

    “什么?不行。”封重雷厉声言道。

    这妹妹说是陪同,定是多半不死心,非要见见那陈正阳的尸骨才行,别到时一时悲切,留在那古墟之中陪葬,可不想损失了聚灵阵,再搭进去个妹妹啊。

    “呵呵,我决心已定,大哥不必拦我。儿子,回家吃饭,小妈做了一桌的好吃的,给你补补。”

    话已说完,此地不宜久留,封妃燕便是一手提溜着小八后肢,一手拽着陈默下了山。

    陈默顿感一股暖流袭上心头,有个老妈照着,真好。

    心中高喊一声,小妈威武!

    可怜了小八挣扎着四肢,气血倒流,龟脸憋得通红。霸哥是神兽,不能这样对我。

    封重雷看着两人一龟,一跃向着山下飞去,老脸一拉冷冷说道:“前往圣渊古墟的日子,提前一天出发。”

    转身看着破损不堪的聚灵阵,那个心啊,被刀子一片片削过了般,血淋淋的。你这货是来打劫的是吧?

    ……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