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惟我神尊 > 第两百四十二章 我管你开不开战的

第两百四十二章 我管你开不开战的

    ……

    一击之后,在两匹战骑强烈的冲击下,两道身影交错间又瞬间被拉开。

    包扬只觉得虎口一麻,剧痛感沿着金枪传遍全身,反观天照国的那位将军,似乎毫无反应。

    包扬暗忖,天照国的地煞将军,至少要达到先天巅峰的实力,包扬曾经暗暗发誓,一定要成为一方的强者,那就让他成为自己的试金石吧。

    所有的人,都屏息凝神的看着这一战。

    地煞将军招招凶狠,步步紧逼,凭着先天巅峰的实力,完全可以碾压这个刚到先天中阶的黄毛小子,现在打的如此费力,着实出乎了他的意料。

    包扬步步后退,渐渐有所不支,落入下风,毕竟自己的实力跟先天巅峰比起来,还有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

    七八招过后,包扬虽然落入绝对下风,凭借着冰牙九阶妖兽的实力,脚步纹丝不乱,防守仍然坚稳。包扬聚气凝神,准备静候时机,出奇制胜。

    突然弯腰收枪,卖出一个破绽。

    “哼!”地煞将军看到包扬匆忙防守中,露出的破绽之后,脸部凶狠的一拧,便举起双戟朝其背部凶狠砸去。

    包扬看到此人中计之后,嘴角微扬,一道凛冽的杀气肆意而出。

    面对凶狠而来的双铁戟,包扬胸口贴在冰牙背上,丝毫不躲,单手持枪,枪尖峰回路转,直撩而上,威猛无比,霸道十足,朝着他的坐骑黑妖巨狼的心窝直刺而去。

    “呜~”一股劲风朝着自己的背部重压而来。

    “嗷呜~~”空气之中,突然发出一声妖兽撕心裂肺的嚎叫。随即地煞将军‘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七窍之中,已被黄沙填满。待到他翻身之时,一道金光闪闪的枪尖已经点在了自己的喉咙处。

    射人先射马!

    “哼。抓紧滚出大风国!”包扬枪尖抵着他的喉咙,以居高临下的姿态,郎朗说道。

    地煞将军的脸上染上死一般的土灰色,抓起一把黄沙,在手心里化成一团灰色的烟雾,刚才双戟就差一毫就砸中了他。可惜功败垂成。头颈一抬,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意思。

    刚才立功心切,没想到这个小子还会有如此的技俩,但是被人家枪尖抵着,自己无话可说。

    包扬心知肚明,若是步战交锋。自己必败无疑,这次能赢,也是十分的惊险和侥幸。

    “哈哈,好!”陈默一把夺过叶怜香手中的葡萄,一颗接着一颗的嚼了起来,连皮都不吐。而叶怜香,丝毫不管外面的事情。像是一只温顺的小猫,含情脉脉的看着陈默。

    陈默周围的侍女像是炸开了锅,每个人都像是徜徉在欢乐的海洋里。

    “啊,小包将军帅呆了。”

    “小包将军,你好棒!”

    “包将军威武,包将军霸气!”

    ……

    清和英昭感觉自己的脸,像是被被人狂抽了一千遍,火辣辣的疼,感觉自己的贞操,被万千丑女蹂~躏了一万遍。本国的堂堂地煞将军,竟然打不过一个马前卒。这要是传出去,那么天照国的国威,都要被贬低数个层次。

    “皇子殿下,我说过的。在大风国国土了。我可不敢保证你的安全。”陈默扯着嗓音,对着一侧呆若木鸡的清和英昭说道。

    “哎呀,你别乱动,讨厌死了。”叶怜香一把将陈默按下,娇滴滴的说道,眼光都舍不得从陈默的身上挪开半分。

    “狗奴才,我今天要了你的命!”清和英昭酝酿了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狠话。

    “皇子大人,干嘛这么大的火气啊,我这有上好的解暑紫晶葡萄,在这荒漠里清热解毒,生津止渴,一颗灵石兑换一颗葡萄,绝对童叟无欺啊。”陈默一口一口的吃着葡萄,一本正经的说道,说完,揪下一颗塞进小八的嘴里。

    “小八,欠我一颗灵石啊~”陈默抚了抚小八的龟~头,乐呵呵的说。

    小八龟眼一瞪,你个奸商。

    一百万两对于财大气粗的天照国皇子来说,当然是小菜一碟,但是这口气,他怎么能够咽的下,要是被其他皇子知道这件事,自己在父皇面前都抬不起来头。

    “陈默,不得不说,你这个奴才很不错,但是比我这个鬼奴如何?”

    话音未落,一个老者在清和英昭的背后腾空而起,在荒漠的漫天风沙中,化为一道猛烈的劲气,急驰电掣,朝着包扬直击而去。

    “鬼奴。”陈默神色凛冽了起来,对于鲛人,上次在他手里差点吃了大亏,还是颇有忌惮的。

    刚才包扬力战地煞将军,体力耗费一空,玄气所剩无几,望着这道身影,已无力抵挡。就在自己以为必伤之时,突然一道冰棱撕破周围的空气,朝着身影劲射而去。

    “叮~”

    一声脆响发出之时,鬼奴直接将冰棱接住,可是速度依旧不减,“啪~”的一掌,拍在了包扬的胸口,包扬直接与冰牙分离,朝着后面倒飞而去。

    几乎是与此同时,陈默也是暴掠了出去,在包扬坠落之时,一把将其接住,塞了枚丹药给他。

    “兄弟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剩下的,就交给我了。”陈默眼神凌厉的盯向了那鲛人鬼奴。

    包扬也不说话,只是丢去个好好教训教训它的眼神,退到了一旁,疗起伤来。

    随着陈默的出手,周围侍女们眼神都流露出异样的光芒,一个个都目不转睛,如痴如醉。

    “太好了,陈将军要出手了。”

    “陈将军~~~”

    “哈哈哈,陈大将军,你那个马前卒,比我这个奴才,好像要差十万八千里啊?”清和英昭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些,又是恢复了趾高气昂之色。

    “皇子殿下,我最后再说一遍,在我大风国里,我可不保障你的安全。”陈默脸如冰霜,盯着清和英昭一字一句的说。

    清和英昭被陈默眼神射中,脸上像是被针扎了似的难受。不服气的抬起目光,想反击一下。却不料,双方的眼神刚一接触,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柄重锤轰中脑袋,面色惨白的倒退了几步。挂不住脸,羞恼成怒的吼道:“陈默,你少吓唬我,本皇子就不信,你敢碰我半根汗毛。”

    陈默嘴角勾起一抹讥笑,身形一晃时,瞬间化为一把锋利的匕首,刺破空气的阻碍,以光影般速度,向清和英昭暴冲而去。

    “雷音步!”

    经过苦修加上实战积累的经验,陈默对雷音步的掌握和理解,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不动则以,动则如雷,眼神稍差一点的人,都难以捕捉到身影。

    鬼奴也是身形爆闪着阻挡,可陈默那家伙动的太过突然,而且速度快的惊人,压根就难以追上。

    “啪啪啪~”拍飞一个个黑狼铁骑精英之后,陈默一跃而起,一把将清和英昭从双头妖狼背上摔了下来,摔的黄沙四起,沙漠之中,顿时多了一个深坑。

    “啊噗~”清和英昭摔了一个狗吃屎,赶忙将嘴里的黄沙吐出来,无比狼狈。这一切发生的如此之快,根本都没有反应过来,好像上一瞬还说动我一根汗毛的事情,下一息就被摔在了地上。

    “皇子殿下,你最好让你那不安分的鱼人老实一点,我不想让我心爱的雷暴拳套,被你的污血弄脏。”陈默背负着双手,居高临下般的看着清和英昭。话音清冷,却换谁都看得出他此刻的眼神中,有着极力克制的杀机。

    “啊?陈将军,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那个德高望重的长者,眼见己方不利,急忙圆场了起来:“大家以后,都是国亲了,打打杀杀的可不好。”

    清和英昭却依旧阴狠的盯着陈默,一贯嚣张的叫道:

    “陈默,你是大风国的将军,我就不信你敢动我……”

    “啪!”

    隔空一股劲风直接抽在了他的脸上,冷笑戏谑说:“我动你了又怎么样?你不过就是个废物皇子,死了的话,我估计你那几个兄弟都会感谢我。”

    说罢,一脚踩在了他的胸口夯。大光明玄气勃发而起,拳套之上,雷音‘嗞嗞’作响。

    “陈将军,不要激怒,有话好好说。”老者脸色大变。

    “闭嘴~”陈默冷眼瞪去,那老者像是被惊着魂了一样,脸色顿如死灰,差点摔倒。转而又讥讽道:“你以为我会怕和你们天照国打仗啊?这江山不江山的,和我有什么关系?得,废话少说,给我去死吧!”

    众多黑狼铁骑兵面面相觑,因为皇子的命还在对方手里呢,哪敢上前?

    陈默又是一脚狠狠踩下,用力碾压了起来。

    “啊~陈默,不,陈将军,不,陈爷,我错了,我不该跨过边境迎亲,我太心急了。”看到陈默丝毫不吃自己灭国的那一套,剧痛之下,清和英昭如泄了气的球,惊慌失措的苦苦求饶了起来。

    “还有呢~”陈默吹了吹手上的拳套,故意提高了声调。

    “还有…我不该打伤你的人,我错了。”清和英昭急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还有呢~”陈默朝着地上的清和英昭微微说道。

    “还有,还有我想不起来了…陈爷,我错一千次,我现在就带着我的人退回边界恭迎您的大驾,行了吗?”屁股坐在滚烫的黄沙上,清和英昭的脸上像是在火炉上烤了半天一样的难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