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惟我神尊 > 第两百四十一章 反击

第两百四十一章 反击

    ……

    “包将军,一定要把他打得连他妈妈都不认识。”其中一个侍女攥着拳头恶狠狠的说道。

    陈默听着侍女丫鬟们的议论,微微一笑,暗想包兄弟,今天你的粉丝值可要暴涨了啊。

    说罢,也悠然自得的从马车上下来,走到了前方。

    黑甲统领听说是马前卒,就斜瞟了一下刚出来的陈默,不屑的说道:“陈大将军,你总算舍得露头了。马前卒都派上来了,你们大风国真的没人了吗?哈哈哈哈。”

    陈默淡然的一笑,坚毅的脸庞上波澜不惊。这种不知死活的家伙,自己都不知道遇到过多少,早就见怪不怪了。

    见陈默完全无视了自己,黑甲将军顿时勃然大怒,随即胯下黑狼骑一声嘶啸,眨眼之间,便与包扬的距离极限拉近,挥动虎头双锤,朝着包扬头部猛烈砸来。

    黑甲统领咬牙暗想,刚才击飞那个都尉并没有用尽全力,这次定要这个“马前卒”碎尸当场!

    荒漠之上,一时狂风大作,黄沙弥漫,热浪翻滚。

    包扬望着这道身影,目光如炬,待到距离拉近之时,浑身猛然一震,坐骑冰牙一声龙吟虎啸,以迅雷不及之势,迎其而上。

    手中紧握乌金虎头枪,随即枪尖一晃,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朝着黑甲将军胸口直刺而去。

    带着一腔怒意的包扬,刚猛霸道,彪悍异常。

    由于包扬手中金枪比黑甲将军手中双锤稍长几分,黑甲将军见机不妙,瞬息之间转攻为守。双锤胸口一架。

    “当~”,一声金属猛烈撞击的脆响瞬间响彻云端。

    在包扬势大力沉的冲击下,黑甲将军浑身猛的一震,脸上的蛮肉都颤动了起来。

    乌金虎头枪寒芒急转,枪尖瞬间上挑。朝着后者喉咙直刺而去,动作流利又不失霸道,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尘埃落尽之时,在荒漠高温扭曲了的画面中,两道人影像是定格了一样。纹丝不动。

    枪尖抵喉!

    在短暂的沉寂中,包扬厉声喝到:“金枪不染污血,速度滚!”随即嘴角凶狠的一扬,一道杀气从其眼中一晃而过。如果不是皇帝陛下有过私下交代,早就让这种狗仗人势的杂种血溅当场了。

    一滴虚汗从黑甲统领的眼角划过,刚才不可一世的样子瞬间变得毫无脾气。服服帖帖,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提着手中的双锤都是绵软无力。

    在冰牙一声龙吟的震彻下,黑甲统领的黑狼骑夹着尾巴向后逃去。

    “呵呵!”陈默见状,也忍不住轻笑了起来。话说自家这兄弟,最近的实力有是有所暴涨啊。加上有冰牙之助,就算是面对半步天阶的强者。也有一战之力。

    随着这声笑声响起,周围的空气仿佛都轻松了起来,周陪嫁的丫鬟们看到包扬将那黑甲将军打的狼狈败退,也是吐了一口恶气,一扫阴霾,脸上都洋溢着舒畅的笑意。

    “嘻嘻,小包将军,你好帅,好棒耶~”

    “啊,好霸道。这才是真男人。”

    而对面的那帮黑狼铁骑部队,个个脸上都挂着一层阴霾,如丧考妣,而清和英昭跟的脸上,更是笼罩出一抹惨白。乍一看,还以为是涂了一层厚厚的白齑粉。

    陈默忽而脸色一转,佯怒道:

    “小卒大胆,竟敢吓着皇子大人的贴身统领,我要罚你三天俸禄!”

    “将军,公主,小卒知罪。”包扬很配合的朝着陈默‘苦苦求饶’,诚惶诚恐,毕恭毕敬。

    看到对面装模作样,清和英昭顿时火冒三丈,气得一时说不出来话,转而愤愤的对黑甲统领说:

    “没用的东西,还有脸回来。”

    “皇子殿下,本将军奉劝你还是退回你们天照国的边界恭迎吧,不然在我大风国的国土里,本将军可不太会保障你的安全。”陈默满脸都是一副为了你好的表情语气。

    “呵,我天照国兵精将猛,本皇子这支黑狼铁骑部队更是勇猛异常,就算兵临你们帝都,也没人敢动本皇子分毫。”清和英昭眼里像是射出了两道火焰,冷声说道。原本大好的心情,一下子全都被这个黑甲统领给破坏了。

    对于陈默包扬两人,清和英昭是早就恨之入骨的,几次三番的当众羞辱自己,这份仇,怎么能不报?

    “皇子殿下,的确没人会动你。只是我马前卒坐下的那只畜生,很不听话,随地乱吐什么东西,怕伤到你。”

    陈默话音刚落,包扬心领神会,抚了抚冰牙的额头,冰牙心有灵犀,一道冰棱像是离弦的巨箭,在空气蒸腾的荒漠中,拖着浓浓的雾气,朝着清和英昭劲射而去。

    清和英昭望着这道冰棱,急忙催发体内玄气,一层雄厚浓郁的蓝色护盾像是蜿蜒流动的水纹,凭空而出,在身前萦绕。

    “海蓝盾。”

    “铿~”

    尖锐而又锋利的冰棱直接将海蓝盾刺穿,强大的余威全部冲击到他的胸口,顿时一股极寒涌入全身,五脏六腑像是被冻住了一样,浑身上下开始瑟瑟发抖了起来。

    “哎呀,怎么这么巧,我刚说完,这个畜生就不听话了,皇子大人不要见怪啊。”陈默站起身来,看了看脸色如冰的皇子,装作一脸抱歉的说道。

    清和英昭被冻得瑟瑟发抖,哪里有说话的力气,龇牙咧嘴,目眦欲裂,像是看着杀父仇人似的看着陈默。

    空气如热浪一般,滚滚滔天,而清和英昭的身体却是冰冷噬心,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极限感觉,其滋味可想而知。

    “皇子殿下,你还是退回边界吧?这只小龟龟发起火来也是很吓人的。”叶怜香娇滴滴的抱着乌龟下了马车,一股我见犹怜的模样,一脸关心的说道。

    小八一听,龟眼咕噜噜的一转,是不是该自己出手了,好吧,来一记‘碧海怒涛’。

    清和英昭曾经见识过这只乌龟的神力,竟能变成一座山峰大。在乌龟伸头之时,心里一紧,不知道会有什么花样,刚才一道冰棱就让自己狼狈不堪,现在这只可恶的乌龟,肯定会比那道冰棱还要威猛十分。

    周围的黑狼铁骑部队迅速集结在他面前,虎视眈眈,黑狼铁骑部队的大部分精英也在大风国见识过这只乌龟,纷纷握紧武器,将注意力提高十二分。

    便是连鬼奴,也酝酿着随时出手护主。

    “啊噗~噗噗~”

    骁骑部队握紧武器准备护主、清和英昭皇子掩面一挡之时,只见一条三尺长的小水柱喷到了叶怜香端起的盆子里。

    “哎呀,小八,你慢点吃,又噎着了吧?”叶怜香拍着小八的龟壳,边拍边‘心疼’的‘抱怨’道。

    “哈哈哈,咳咳…皇子殿下…不要紧张,我这乌龟只是~噎着了而已,不要害怕啊~”陈默暗赞了一句自家乌龟给力,从袖中拿出一枚丹药在背后塞进了小八的嘴里。

    小八喉咙一鼓,咕噜一声下肚,感叹今天的日子过的舒服啊,有美女喂水果,老大亲自喂丹药,这小日子,龟复何求啊?

    清和英昭原本惨白的脸色变成了猪肝色,堂堂天照国的皇子,哪里受过如此侮辱?先后被两只畜生戏耍了一把,心里的怒气像是熊熊燃烧的火焰,将眼睛都染成了赤红色。眼神中凶光一现,瞟了一眼身旁那面无表情的将军后说:

    “陈默,刚才不过是我的一个奴才而已,你有胆敢迎战我国地煞将军吗?”

    “不需我家将军动手,马前卒便可。”包扬扬枪立马,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字字如铁,掷地有声。

    陈默看了一眼包扬,包扬坚定的点了点头,眼神之中,丝毫没有畏惧。

    “狗奴才,没你说话的分。”清和英昭厉声喝道,这种人物在他眼里,连颗灰尘都不是,然而就是这么一粒灰尘,却屡屡让自己威严扫地。

    包扬的眼神一凛,冷笑着说:“不错,我就是个奴才。可笑你的精锐人马,连个奴才都比不上。”

    “小子,别猖狂,让本将军来会会你。”一个雄浑粗犷的声音像是野兽咆哮一般,响彻天地,随即一个身材异常彪悍的身影驭动着一头黑妖巨狼,直奔而上。

    这时,陈默周围的一帮侍女们像是蜜蜂归巢似的,嗡嗡的议论起来:

    “啊?这个人看上去好凶残,我们的小包将军会不会有危险啊?”

    “我相信小包将军,肯定能够打败他。”

    “那个皇子最可恶,长得那么丑还这么嚣张。”

    “是呀,恶心死了,哪里配得上我们家金枝玉叶的公主,比我们陈将军差一万倍都不止,~”

    黑妖巨狼背上驮着的人影,高举似黑蛇盘绕其上的双铁戟,带着一股浩大的威力,朝着包扬直逼而来。

    “双旋斩!”

    荒漠之中,灼风呼啸,吹在脸上滚滚作痛。包扬却浑然不觉,屏气凝神,双眼聚焦,握紧手中乌金虎头枪,金色玄气隐隐约约萦绕枪尖,望着这道身影,眉心狠狠一挤。

    猛然间,一声厉喝高声响起:

    “噬金枪!”

    劲枪如苍龙出海,迅捷而出,刚硬十足。

    “铛铛~”

    强烈的余威激起沙土飞扬,朝着四周激射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