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惟我神尊 > 第二十六章 夜战强敌

第二十六章 夜战强敌

    第二十六章夜战强敌

    ……

    “李叔,你认为这次火猡兽袭击,事有蹊跷?”一袭青衫的陈默,站在灵田田间,皱眉着沉吟:“有根据吗?”

    “我们在外围田园里,通常都会设置一些针对妖兽的陷阱。但是我查看过,有好些个陷阱都已经被人为破坏掉了。”李谦脸色肃然的担忧着说:“另外我在倒塌的城墙边,发现了这些。”

    陈默接过一看,赫然是几枚晶莹剔透,粒粒饱满如玉的灵米。

    “我怀疑有人用灵米做饵,不断引着火猡兽而来。目的就是为了破坏我们的灵谷,减少我们灵米产量。”李谦低声恼怒的说:“再过十来天灵谷就要成熟了,如果在这时候遭到严重破坏,产量定然大减,说不定连宗族的公粮都交不起。肯定有人想用这种狠招来逼迫我们低价卖出最后一个庄子。”

    陈默闭着眼睛略作思考,点头说:“李叔,我知道了。这些天我和舞儿都会住在庄子里,守护灵田。你带着佃户们,也多布置些陷阱,以防止有人破坏和妖兽侵袭。你去忙吧,我在这里待会儿。”

    每次灵谷成熟,都会散发出一片异香,若是附近正好有妖兽的话,就会被吸引过来。最难应付的,反而不是火猡兽这种地行妖兽。

    能高来高去的妖禽,才是最防不胜防。

    妖兽妖禽,天生对蕴含灵气之物感兴趣。因为灵米不但对修炼者有效,对那些妖物也是效用颇大。那些妖物对于自身强大的本能渴望,并不会比人类低。

    因为自然界中,更是奉行着最原始的弱肉强食策略。

    ……

    接连几天风平浪静。

    这一夜,陈默刚炼气结束。准备先去巡视一番灵田,随后继续练功。

    繁星点点,晓风徐徐,灵田散发出那种特有的异香,置身其中,身心舒畅。

    蓦然,灵田之中传来一阵悉悉索索声。

    陈默细顾,只见得一道鬼鬼祟祟的黑影飞驰而过,所过之处,正从袋子里抛洒出一些莫名之物。待得看清楚那些密密麻麻之物后,他心中顿时暗叫一声不好,有人试图破坏灵田,撒下了妖虫。

    那一只只蚂蚁大小,长有鞘翅,长相骇人的妖虫一落到灵谷上。就用如针刺般的口器,叮入到了灵谷之中,疯狂吸吮着未曾凝实的米浆来。这些可怕而狰狞的小东西,赫然就是鞘翅妖虫,是危害灵田的害虫。

    “畜生,住手。”陈默震怒交加的一个闪身冲了过去。

    “啧啧,被发现了。小畜生你慢慢和妖虫们玩吧,恕我不奉陪了。”那黑影被揭穿了行踪后,毫不害怕,反而讥讽了一声后,就施展身法,向农庄外围飞驰而去。

    只见他动作轻盈飘忽,如同一朵随风而去,飘飘荡荡的柳絮。看似缓慢,实则速度惊人。短短几个呼吸间,就出去了十多丈。

    陈默哪肯让他逃了?当即厉啸一声,惊动了农庄内的人后,就兔起鹘落的猛追而去。

    但未曾修炼‘身法’的陈默,只懂得用玄气灌输在双脚之内,达到轻身疾驰的目的。和那人相比,灵敏与速度都稍显笨拙。

    两人一追一跑,半刻钟后,就已经到了数里地外。

    蒙面人飘忽间窜入到了一片小树林里。

    陈默毫不犹豫的追了进去,一来是他最近猛修金刚拳,进展颇丰,自觉实力暴增,已经到了初窥门径的巅峰。二来观那人气息,至多是个灵徒高阶的人物。

    “啧啧,小畜生你难道不知道逢林莫追的道理吗?”蒙面人刺耳嘲讽的声音,仿佛自四面八方传来。如同一只鬼魅般的,从陈默背后出现,轻飘飘的一掌,悄无声息向他后背打去。

    很完美的偷袭招数。

    陈默已经有所察觉,但是还是闪躲不及,一记阴柔狠毒的绵掌,打在左肩上。钻心剧痛,让陈默闷哼了一声。整条左胳膊,已经麻木剧痛到抬不起来了,好像有万根刺芒般的针扎疼痛。

    “啧,小畜生,你自己找死,可就别怪我了啊。”自认为已经将对方碾压了的黑衣人,眼神轻蔑的看着陈默。已经达到灵徒高阶,差一步就要晋级灵师的他,对这个仅仅只是灵徒中阶不自量力的家伙,实在是不屑一顾,既然他追的这么远,就陪他玩玩。

    “毁我家灵田,你以为还能活着离开?”陈默左臂虽然钻心疼痛,但依旧紧咬牙关,立即分出一部分光明玄气和绿意,如涓涓细流般的沁入受伤左臂。微微清凉而蕴含着一丝生机的气息,化解着疼痛,滋润着受伤的血肉和经脉。

    黑衣人见对方闭目养神,虽然大汗直流,但脸部就像是被甘霖滋润干涸的枯蕊似的渐渐红润,想趁对方还在疗伤没有防备之际,发动致命一击,这是他惯用的方法。

    屏住呼吸,施展柳絮身法,身体如灵巧的飞燕一般,敏捷而又迅速,一招阴险狠毒的绵掌,在手心已经酝酿到了极限,只待打中他要害,铁定让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当场毙命。

    “金刚开路。”陈默怒眼一睁,像是沉睡的野兽突然惊醒,瞬间将全身的玄气灌入右拳,坚如磐石的怒拳,对着黑衣人的绵掌,马步一扎,右拳自右向左,从胸口带着一阵风而过。虽然时间仓促,但是快如苍龙出海,重如开山碎石的金刚拳,瞬间打出了极高的爆发。

    “啪~”拳掌相交的闷响,惊醒了原本寂静的树林,睡鸟惊叫一片,扑棱棱着翅膀向四面八方仓惶而去。

    认为已经志在必得的黑衣人,对这招金刚开路完全没有准备,被硬如铁石的拳头结结实实的打在掌心,他闷哼了一声,感觉整个臂膀像是震碎一样失去了知觉。蹬蹬蹬的往后退了几步,左手握着右臂,眼神死死的盯着他,刚才还是一脸的不屑,现在有着一种震惊。

    “好一招金刚开路,看样子快要到了‘略有小成’的地步了,不过就算你达到小成,也还会死在我的手里。”黑衣人挥着渐渐有了知觉的右臂,然后恶言相道。

    吃了一次偷袭的陈默对这个人的打法已经有所掌握,故意闭上眼睛,卖个破绽。疗伤之时,将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双耳,仔细聆听周围动静的变化,虽然黑衣人已经将自己的偷袭绝技做到了极限,但是还是被陈默察觉到了。

    陈默的谨慎细致,将金刚拳的刚猛完美的展现了出来。

    “毁我家灵田,今天岂能让你活着离开。”经过刚才的疗养,陈默已经大体恢复,他两腿并拢,站直身子,变拳为指,指着黑衣人的脸,眼神坚毅,冷冰冰的说。

    黑衣人虽落下风,但是刚才明显是掉以轻心,才让他得手。如果实打实的对打,凭借灵徒高阶,打败他也是十拿九稳。

    “哼,小小少年,乳臭未干,也敢口出狂言,看我今晚将你扒皮抽筋。”黑衣人眼角抽搐了一下,猛烈的阵痛一过,右臂也在一点点的恢复。

    黑衣人又开始施展柳絮身法,在他周围游走,在星光下,如同黑夜里的妖禽,飘飘忽忽,一上一下,趁其不备就会发动致命一击。

    陈默当然不敢懈怠,双眼凝于一点,死死的盯着他。刚才也算侥幸得手,但毕竟对方是灵徒高阶,如果这个人与自己近身实打,未必会取得优势。

    “喝~”黑衣人狂吼一声,像是乘着一条无形的飞龙,朝着陈默扑面而来,同时玄气集于左掌,林间瞬间风起云涌,树叶纷飞。

    “风摧万木。”

    风摧万木,凡阶中品玄技。是黑衣人主修的一招功法,如果练至巅峰出神入化,确实可以摧毁万木,他只练到初窥门径的巅峰,但是威力依然可以摧毁一颗百年松树,对区区一个肉身,足以可以让他骨裂筋碎。

    陈默感到一股强烈的疾风朝自己扑来,像是一股无形的滔天大浪将自己淹没,在强烈的气流下呼吸都变得困难,他知道这个人已经使出了绝招,只要扛过这回合,就就有还手的机会。

    “万年青!”

    与此同时,陈默牙关紧咬,马步稳扎,双拳握于胸口,仿佛如一颗苍茫挺拔的大树,‘根须’牢牢扎入到了大地之中。只见他的双腿稳如盘根,真好像与大地融为了一体,形成了一股牢不可破,浑然一体防御。一道青色带着一点白光的玄气屏障在身体上方笼罩。

    “喝~”黑衣人左掌带着迅猛的疾风,一记罡风四溢的绵掌,直接拍在了他的背上。

    陈默虽然将万年青发挥到极限,但毕竟功力有着较大的悬殊,硬扛了这记绵掌,那道防护玄气屏障,像是受力到了极限的水缸,轰然碎裂。巨大的冲击波直接砸在了自己的肉身上,硬生生的往后退了好几步,喉口一阵腥味,然后一口鲜血喷在了地上。

    “呼~”陈默弯腰扶膝,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接了这掌不仅身体受损,而且耗费了极多的玄气,如果在扛几掌,自己不死,五脏六腑也会被震成重伤。

    “哼。”黑衣人轻笑一声,无论对方怎么机智,但毕竟实力上有所差距,一记绵掌下来,果然出现了自己想看的一幕。

    “虽然你有些天赋,但是究竟是羽翼未丰,死在这里,真是可惜,不然真是前途无量。”黑衣人眼神之中充满了嘲讽,说着尖酸刻薄的话,心里十分的得意。

    还需一掌,就让他灰飞烟灭。

    “风摧万木!”瞬间,黑衣人施展柳絮身法高高跃起,一记绵掌自上而下,朝着陈默的天灵盖的方向拍来,陈默方圆几米的尘石草叶受到强大的气流向四周飞去,他感觉自己的膝盖就要软的倒了下去。

    “金刚托塔!”

    陈默当即气沉气海,周身的力量爆发起来,集中双掌,双手似掌非掌,似拳非拳,马步一扎,自下而上那么一托,像一尊金刚罗汉,犹如霸王扛鼎,刚猛无比,朝蒙面人手臂托去。

    这一式‘金刚托塔’在此瞬施展出来,犹似神来之笔,妙不可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