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夺鼎1617 > 第七百七十八章 蛮子、鬼子、毛子(六)

第七百七十八章 蛮子、鬼子、毛子(六)

    高荣愣住了,他看着眼前这个跟他过了一年多的佳人,好像一瞬间就陌生了起来,他傻呆呆的说道“奥列嘉,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是你的丈夫啊。你忘了吗?第一次见到你,我连着几天魂不守舍啊,当得知你愿意嫁给我的时候,我高兴的哭了一天。跟你结婚后,为了让你高兴,我都改了自己的口味,跟着你学你们家乡的饮食,我亲手给你做面包酸黄瓜,这些,你都忘了吗!”说道最后,高荣的语气已经像厉鬼一样凄厉,近乎歇斯底里。

    奥列嘉却不为所动,她依然冷若冰霜,看着歇斯底里的高荣,她却面向麦云敏说“麦将军,既然我都被你抓起来了,想必我说什么都一样。实话跟你说吧,我是子爵之女,从出生,我要么是个礼物,要么是个间谍,或者兼而有之。我本身也是有情人的,那就是远在雅库茨克的彼勒钦伯爵,如果不是为了这件事,原本我,应该是伯爵夫人。所以”说着,奥列嘉一指高柔“我恨他,是他毁了我伯爵夫人的美梦,是他让我过了一年装模作样的生活,是他,让我跟相爱之人天各一方,现在他想用他的脏手碰我,还假惺惺的想要保护我,滚吧!我不需要这样的怜悯。”手机端

    一番话说的众人无不气炸了肺,他们实在想不到,天底下还有这样狠心的女人,脾气大的,不禁摸向了腰间,只要麦云敏一声令下,他们就废了这个女人。麦云敏却没理奥列嘉,他走到高柔身边,看着近乎痴傻的高荣,拍拍他肩膀说“兄弟,我现在不用长官的身份,用兄弟的身份劝你一句,忘了这个女人吧,你虽然有错,但是并不知情,所以处罚也不过是剥夺职务重新开始,我可以推荐你去学校重新学习,等毕了业依然可以重新来我手下工作,你看可好?”

    高荣好像听见了,又好像没听见,他目光呆滞的离开营帐,因为他的状态实在太可怜,所以也没人拦着他,就让他这样离开了。可是没过多久,突然外面传来了一声枪响,紧接着外面急急忙忙跑来几个士兵,向麦云敏报告,高柔已经开枪自杀了。麦云敏闻听大惊,但是更让他没想到的是,知道了此时的奥列嘉,一反之前冷若冰霜的态度,像疯了一样扑向高荣,抱着他的尸体嚎啕大哭,全无方才排斥的态度。一边哭,她还一边哽咽着说“我怎么会忘记你的好,我们罗刹国的男人虽然结婚前可以对女人千依百顺,但是有谁结婚后还把我们女人当情人那么看,都是洗衣做饭什么活都让我们干。只有你,结了婚还是对我那么好,为我梳头打扮,为我腌黄瓜做面包,这是许许多多女人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你做到了”

    这时候,麦云敏却再也看不下去了,他也不懂怜香惜玉,一脚就把奥列嘉踢开,奥列嘉挣扎起来还想往高荣身上扑,结果又挨了一脚,她此时已经是披头散发,满脸泪痕,她看着麦云敏,哀求说“麦将军,我求求你,杀了我,我什么都不要,只想跟他合葬在一起,求你了。”

    麦云敏冷冷的说道“奥列嘉,你还有脸跟我来这套。我问你,你知道家庭的温暖,爱人的可贵,可你想过没有,就因为你的一纸情报,江北多少百姓死于非命家破人亡?他们没有家庭没有爱人吗?他们不会悲伤不会痛苦吗?还有高荣,他也是娘生爹养的,他因为你想不开自杀,你想过他们父母的痛苦没有?奥列嘉我告诉你,不是我心狠,实在是你罪不容恕。”说完,麦云敏下令道“来人,把这个罗刹女人拉出去乱刀砍死!尸体扔到野外喂狼。把高荣的尸体送回南中,好好安葬。还有,军政处记录,高荣营官是在与罗刹人的作战当中,不幸中弹身亡!以军官阵亡例,为他请求抚恤!”

    接着,麦云敏又对奥列嘉说“这下你放心好了,以后你们的灵魂就算想见面,也得跨越万水千山,这还得说你们记性好,不会迷路。”听到这些,奥列嘉用尽全身的力气诅咒咒骂麦云敏,麦云敏也不想听,一挥手让士兵带走奥列嘉,不久,传来了一排枪声,一切都安静了。说实话,处理这件事,让麦云敏心里并不好受,他也不是没有怜悯心的人,只是想到这个女人造成了如此大的危害,他实在无法说服自己饶恕她。他不像后世的一些圣母,哪怕自己被轮了大米也要嘴硬说爽,他就是一个快意恩仇的普通人,讲的就是恩怨分明。不过哪怕如此,他也为此消沉了好几天,直到几天后,一个好消息突然传来,南中工程第二旅第六营奉鹿玛红的命令前来支援。

    这事大大出乎麦云敏的预料之外。这黑龙江地域辽阔,河流交织,沼泽森林密布,道路情况却是不敢恭维。冬天大雪落下,触目所及都是一片白茫茫,开春之后,冰雪融化,却又是道路翻浆,泥泞难行。为了能够将补给迅速的运到需要的地方,虽然他已经拟好了公文,要求主公派工程兵来支援,但是按照路上的时间和办事程序推算,此时大概也就刚刚从营务处到了公事房。就算是主公接到呈文马上签批,工程兵立刻调派人马,也没这么快啊?

    但是不管怎么说,既然人家来了,自己自然要去迎接才是。于是他立即带人策马赶奔码头,结果刚到码头,只见码头的空地上,早就整齐的列好了队,这些人身穿绿色军衣,有的扛着铁锹,有的扛着镐头,但是不管拿什么,都是整整齐齐,士气高昂。看麦云敏来了,有人喊了一声立正,然后,这些人立刻肃立调整队列,直到笔直如线。接着又有人喊道,预备,唱。

    随着一声号令,这队军人整齐的唱道“咱们工程兵天下有美名,热血好男儿个个钢铁硬,带上头盔似猛虎,穿上军服如蛟龙,铁锹镐头是战友,风雪雨霜伴我行,踏破山河千万里,日月雷火铸英雄”

    激昂豪迈的歌声,震的天地都为之一颤,如果不是在南粤军中已经很久,麦云敏自己都不会想到,别人修路架桥,顶多是弄些工匠然后四乡里招募或是抓一些民夫来,只有李守汉部下,这些年从南到北的不停劈山修路,遇水架桥,将原有相对固定的施工队伍逐渐变成了一支武装力量。而且,在麦云敏等人看来,主公帐下的工程兵,从来都不是没遇到敌人就会一哄而散的乌合之众,而是能打能扛能吃苦受累的百战劲旅。虽然他们没有在战场上冲锋陷阵,但是所取得的成就,却是近卫旅都不敢比的。这支队伍,修通了遍布南中两广的新直道干道工程,还参与了两广各处的河道疏浚码头建设等工程,将一道道隔绝南北阻断交通的天堑变成了通途,可谓战功赫赫。

    等寒暄过后,麦云敏问六营长道“我说老何,你们是神仙不成,咋我需要你们,你们跟长翅膀一样,马上就飞来了?”

    结果何营长摇摇头说“麦将军,这事可不是我们能掐会算,是赶巧了。首先我的告诉你一件好事,山东刚刚打了一个大胜仗。阿巴泰想鼓动刁民闹事,结果被秦法学堂的学生官儿们和主公的农庄屯田兵联合镇压,接着李夫人和伍兴谢迁联手,跟章陵虎、吴奉先大战于高密,将他们击败,趁势攻取了潍坊。这样一来,鲁东鲁西连成了一片,现在清军在鲁东只剩下了登州一个城市,又被咱们的水师炮船压着打,已经是穷途末路了!李夫人正准备和大小姐一起联手攻克这个清军在鲁东最后的堡垒。所以,原本我们是准备去鲁东参与农庄的恢复建设的,结果刚到地方,就遇到你派往主公面前的信使,得知你们打算请派工程兵来支援的事情之后,李夫人说鲁东的建设并不急于一时,所以就让我们先过来支援你们,说你们的事比山东的事情更重要。这不,我就带着兄弟们来了!”

    麦云敏听完乐的差点蹦起来,他猛的一拍何勇的肩膀说“老何,你简直就是老天爷送来的及时雨啊!行了,行了,你跟我还玩这套花架子干啥,我还不知道你们工程兵的实力。猛虎蛟龙那比起你们可差远了,老虎再厉害敢搬山吗?蛟龙再厉害敢让河流改道吗?你们啥都敢。我可不是故意挖墙角,你看这样好不好,等你们这些兵要退伍的时候,给我一批人,我保证给他们在江北安排吃香的喝辣的还挣钱的好地方,愿意入股的,我跟隆盛行的掌柜的说一声,不花钱就能算股份,你看咋样?”

    何勇一笑,打趣道“就我们这些累赘,你也敢要?你没听说啊,南中前一阵有些官员说安排我们工程兵复员太费事,不仅退伍费多,还得安排好差事,这帮人正准备找主公说,让主公削减工程兵的数量,最好把咱们工程兵整建制都取消了。要是他们成了,你老兄以后想找我们,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群忘了本的狗东西!他们想干什么?!”麦云敏不由得勃然变色。

    “嗨!还不都是钱闹的?!咱们工程营的兄弟们干活那是又快又好,花钱还少,谁让主公平日里花着军饷军粮养着咱们呢!退伍之后还要有各种待遇跟着!他们闹着把咱们裁撤掉了,这一来,各处的土木工程可就全都是他们的摇钱树了,二来,咱们这些兄弟们,就都成了他们手里给他们晃摇钱树的了!”

    麦云敏闻听啐了一口“我呸,那帮王八蛋,就光知道自己省事,也不想想他们的票子妹子房子都谁换来的。别理他们,咱们主公那是圣主明君,还能听他们瞎比比。我跟你这么说吧老何,就算咱主公是昏君,你也放心,没人要你们,我要!到我这,肥沃的土地随便选,漂亮的妹子随便挑!”

    一番话说的两人都是哈哈大笑,笑过之后何勇与麦云敏携手离开码头,乘马来到驻地参谋部。到了参谋部之后,麦云敏略带歉意的说“老何,按理说你刚来,我们应该给你接风洗尘,但是现在军情紧急,我也顾不上这些了。”说完,麦云敏一指地图“目前,我们处于松花江流域,原本计划是依托松花江的码头堡垒南下,攻击辽东反贼。现在罗刹人占了江北的雅克萨,并且把抢掠来的妇女财物都囤积在那里,意图长期固守。与此同时,他们还假惺惺的派出了使者,说无意与我们为敌,只是希望我们把江北皮毛的生意交给他们,他们还愿意向我们称臣纳贡。如果我们答应了,说准备每年给我们一批皮毛金银当礼物,不知道老何你有意向没有?”推荐阅读e

    虽然明知道麦云敏是故意打趣,何勇还是气的一拍桌子“狗日的,还反了他们了?他们把我们当什么了,给我们点好处我们就卖国求荣?瞎了他们的狗眼,老子可不是数典忘祖的王八蛋。”骂了一阵之后,何勇才一指地图说“麦将军,临来之前我就把地图看了无数遍了,所以计划我早已了然于胸,我就问你一句话,你到底是想拿罗刹人那点脏钱呢,还是想把罗刹人赶尽杀绝?”

    麦云敏闻言眼睛都立起来了“这还他娘的有别的,当然是想赶尽杀绝。不过老何,话好说事难办,雅克萨距离咱们最近的据点也是千山万水,并且虽然现在还是初秋,但是要沿江而上到达雅克萨并不是容易的事,另外就算到了,拿下了,人家一跑,到了封冻的季节,我们也得抓瞎。因此,我们必须沿江修筑足够的码头仓库,最好是能再修一些公路配合水路,这样才能做到万无一失。”

    何勇一笑道“老麦,就等你这句话呢。我的意思是这样,首先,依托水路我们向前修筑一个前进堡垒,然后我们工程兵修一条沿江公路,与此同时开工几条辅助公路,用于运送木材石料等物资。不过我感觉,这几条辅助公路肯定不会太平,周围的部落态势不明,根据江北的局势,很有可能他们会支持罗刹人。因此,他们完全可能派人袭击我们的工程队。要说打,我们也不怕,我们可以配发火铳,打这些人不成问题,但是所谓不堪其扰啊,要是一直被他们骚扰,工程进度肯定会拖延。因此,我想求你老兄一件事,能不能从兄弟中挑选一些精通马术最好熟悉山林作战的人组成三十人到五十人的小分队,先于我们进行扫荡作战,这样的话,我们的工程队就有充分的安全保障,工程进度也会很快。到时候,等我们的公路修的差不多了,我们再跳跃到公路的终点,再修一座沿江码头,就这样循环而上,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沿着江岸拥有一批巩固的堡垒,打得过罗刹人我们可以攻,打不下,我们可以守。就算你老麦是饭桶,节节败退,我们也顶多丢失几个堡垒,等来年春天一到,我们再打回去就完事了。”“你才是饭桶,你全家都是饭桶。”麦云敏气的当时就顶了回去,虽然知道何勇是开玩笑,但是这话也实在太刺耳。何勇则是嘿嘿一笑,显然他就是故意气麦云敏的。麦云敏又骂了几句才算完,不过转头他一想,立刻有了主意“老何,你还别小看了我,我还真有这么一只队伍。人数大约三百多人,各个是马术高手,上树如猿猴,下水如水獭,熟悉江北部落的语言,甚至知道他们的酋长姓名。不知道这样的人,是不是可以一用。”

    何勇则稍微一愣,转瞬满脸不信的说“你可别吹牛,要说你的部下能打我信,但是熟悉马术甚至江北不部落的语言和情况,我就实在不敢信了。”

    麦云敏微微一笑,然后对传令兵说“去把巴海请过来。”没过多长时间,传令兵带着一位傲骨英风的青年走进了大帐,不过何勇乍看差点拔刀,心说这不是辽东反贼吗?

    麦云敏则不以为意的介绍到“老何,这位是沙尔虎达的儿子巴海。他爹也不满罗刹人入寇,所以跟我们暂时联合了起来,为了表示诚意,让他儿子带着三百精锐来军中效力。原本我还发愁呢,这三百人我给正面作战的任务吧,怕他们有个闪失,对不起朋友,不给任务吧,也对不起朋友。现在好了,我就把巴海将军交给你了,他这三百人,到了江北,那就是蛟龙入海。怎么样,有巴海配合你,你还怕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