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小说网 > > 重生少女要致富 > 第四百四十三章 负心汉

第四百四十三章 负心汉

    半月后,时光已进入到隆冬时节,房檐上的冰柱被冬日的暖阳晒得滴答滴答地流着水。

    看似是有着温暖阳光的日子,可是,伸出手,却仍旧被冻得麻木僵硬。

    苦苦寻找锦儿半月有余的何杰始终没有找到对方,倒是身上之前和谢颖在一起时的值钱物件都被周围的工友拿走当作是抵债了。

    那小小的一张宿舍床,也不再是何杰可以居住的地方了。

    “杰子啊,你是造了什么孽噢,怎么看起来这么憔悴?胡子拉渣的,像是老了十岁一样?”

    长期在旅馆的通铺里占着一张床的何老三拉开旅馆房间的门,看见门口呆站着,手里拎着两个尚有余温的包子的何杰时,不由得感慨道。

    现在已经是腊月二十几,大多数漂泊在外的人也都纷纷回到了自己的老家,准备过一个吉祥年,旅馆里住通铺的人也少了下来,原来拥挤的房间里,现在只剩下何老三同何家奶奶之后,倒是显得有几分的清冷寂寥。

    “还不快去刷刷牙,大早上的,狗嘴里就吐不出象牙,”现在的何家奶奶是越来越看不起自己这个吃着媳妇软饭和儿子软饭一辈子的儿子。

    “杰子,外面冷,快来奶奶的床上捂捂,看这小手给冻得,”瞧着何杰面色不悦,赶着自己那个不会说话的儿子之后,何家奶奶拉着何杰冰冷僵硬的手走向了自己的床位,掀开被窝,开口道。

    “奶,我没事,你快把包子吃了吧,趁热,”将手中还有一丝余温的包子递给何家奶奶,何杰吸了吸鼻子说道。

    “外面看样子又是结冰了,把我家杰子都给冻坏了吧?”

    现在的何家奶奶说话是越发地慈祥起来,倒不是人上了年纪就变得善良,只不过是因为现在她和自己儿子唯一的仰仗也只有眼前的少年了。

    “奶,”听着何家奶奶关心的话语,何杰冰冷的心中感受到一丝的温暖,嘴角努力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说道:“吃完东西,你们就继续休息,旅馆的费用我已经交到后天的,今天白天我再出去想想办法。”

    “人还是没找到?”

    听着还要住在这寒冷肮脏的地方,何家奶奶的心中隐隐有些不悦,但是,硬生生给压了下去。

    “嗯!”

    沉默地点了点头,屋子里陷入了沉默的寂静中。

    “要不,你去看看颖儿那里?这快过年了,你们父子总得团聚不是?”

    良久,何家奶奶方才开口说道。

    “颖儿?”

    抬起头,看着何家奶奶说话时呼出口的白气,何杰的心中激动道:自己怎么就没有想起自己还有那么一个女人和儿子呢?

    “奶,你们好好待着,我去去就回。”

    提到颖儿,何杰的脸上重新有了自信的笑容,打了个招呼就出门去,正好同刷牙回来的何老三撞了个正着。

    “哟,这是有什么喜事,还是过年啊?脸上笑得那么开心?”

    看着自己儿子远去的背影,何老三不由得同坐在床上的何家奶奶打趣道。

    “拿去堵住你的嘴!”

    将剩下的另一个包子塞到何老三的手里,何家奶奶没好气地说道。

    而后者,接过已经冰凉的包子,倒也没有嫌弃,蹲在自己老娘的床前便啃了起来……

    *

    出了逼仄肮脏的小旅馆,看着天空中没有几丝温度的太阳,何杰只觉得暖暖的,心中满是欢喜,不断地安慰着自己天无绝人之路。

    一路上哼着小曲,想着说辞,朝着自己之前的家赶去。

    进了小区,上了楼梯,远远地便瞧见了走廊尽头的自己家门框上贴着新写的春联,红底黑字,甚是喜庆,像是在迎接着自己的到来。

    走进自家房门,伸出冻得僵硬的手指在外面的防盗铁门上敲了起来。

    半晌,直到何杰的心中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方才从里面传来了一道沧桑有些年纪的声音。

    “难道是快过年了,颖儿的亲戚来看她?”

    心中暗暗嘀咕一句,何杰口中嚷着:“我回来了,快来给我开门啊!”

    “你是谁啊?”

    随着嘎吱一声响,沉重的铁门被从里面拉了开来,一个佝偻着后背老态龙钟的老婆子站在门口,阴深深地看着门外的何杰,问道。

    “阿婆,我是颖儿的丈夫,前段时间出去了,现在回来了,”想着对方毕竟是颖儿的亲戚,心中再是不悦,何杰的脸上仍旧是挂着讨好的笑容,声音柔和地说道。

    “颖儿是谁啊?”

    门口的老太婆像是迷糊了一般,张开已经掉了很多牙齿隐隐有些瘪的嘴嘀咕着。

    “就是那个把房子卖给我们的女孩子啊,你真是老糊涂了!”

    然而,还没等何杰回答,里面立马传来了一道稍微年轻一点的声音。

    “卖房子?”

    可是,何杰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被对方话语中的卖房子给抓住了心思。

    “哦,你就是颖儿那个欠了一屁股债,抛弃了他们娘儿俩的负心汉啊?”

    随着门被彻底拉开,一个穿着笔挺夹克装,头发一丝不苟地用发油抹到脑后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站在老婆子的旁边,仗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地打量了何杰几下,讪笑着说道,语气里的嘲讽是藏都藏不住。

    或者说,对方根本就没有想隐藏。

    “呸,真是晦气,大早上的,就遇见这种负心汉!”

    听了中年男子的话,老太婆冲着何杰吐了口痰,愤怒而又嫌弃地说道。

    “不是啊,大哥,发生什么事了?颖儿怎么会把房子卖给你?我不是给她说了,我会回来的吗?”

    不想自己唯一的后路都断了,何杰也顾不上对方的态度不好,紧张地问道。

    “你会回来,人家就一定会等?果真是个负心汉!”

    中年男子这次眼神里的嫌弃更甚。

    “大哥,你误会啦,”何杰想要解释,可是,一时之间,却又找不到什么话来说,只能够无助地挠着自己的头,问道:“那你们知道她现在搬去哪里了吗?”

    “不知道,知道也不会告诉你这种人渣!”

    门口的老太婆似乎特别讨厌抛妻弃子的男人,扬起手中的拐杖就要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