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选择

第一百二十九章 选择

    对于巫师而言,画皮有两个含义。

    一种是稀有的魔法道具,另一种则是神秘的魔法生物。

    前者以人皮、兽皮等制成,皮质完整,毛发七窍与生者没有什么区别,使用时只需将其往身上一裹,就地一滚,便可化作那画皮所指代的生物,极少有巫师可以分辨出。

    后者则是一类狞鬼,面翠色,齿巉巉如锯,叫声仿佛猪叫一般,喜食小儿心脏,可以剥下受害者的皮化作对方,因为过于凶厉,已经被巫师们猎杀几近灭绝,便是第一大学的学生也只能在标本室看到它们的遗骸标本。

    眼下,掩藏在草窠之中的宠物蛇蜕皮,一眼望去便知与狞鬼无关,所以萧大博士所言‘画皮’者,只可能是第一种情况了。

    听到萧笑的判断后,尼古拉斯脸色骤变。

    “画皮?!不可能吧。”他喃喃着,语气艰涩:“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要不要再重新看一下……”

    他的这种惶恐态度自然是有道理的。

    倘若这条蛇蜕正如萧笑所言,是一张画皮,那么是谁使用了这条画皮?为何他会装作一条宠物蛇来第一大学?最最关键的是,这条宠物蛇的主人,也就是刘菲菲,对这件事是不是知情?如果不知情,是否对这起事故负主要责任?

    只是简单一想,脑袋里便浮现出许多可怕的念头,令尼古拉斯惶恐不安,唯一的期盼便落在萧笑刚刚看走了眼,那条蛇蜕只是一张简简单单的蛇蜕。又或者萧笑在跟他开玩笑。

    但尼古拉斯也清楚,萧笑不是喜欢开玩笑的性子,而且事关重大,他也不可能随随便便说出一个毫无可能性的答案。

    与患得患失的老生相比,萧笑显然想到的更多一点——比如,为何宥罪猎队等人寻觅那头无面怪许久都未寻觅到它的踪迹;再比如,刘菲菲的大蛇为何也总是始终找不到踪影。

    一个合理的解释就是,那头无面怪一直披着宠物蛇的蛇皮,以灯下黑的形式隐藏在众人视线之外。

    只不过无面怪是什么来头,它是什么时候披上了宠物蛇的蛇皮,它来学校的目的等等,这些更深层次的信息仅凭眼下一丝半缕的线索,是推断不出来的。

    萧笑能想到这些,郑清与蒋玉自然也想得到。

    这不是个好结果。

    场间一时陷入沉沉的安静之中。萧笑的发现给众人心底都增添了一重厚厚的阴霾。也许只有稍显天真的李萌还没琢磨透画皮背后的纠缠,表现的稍稍活泼一点。

    “画皮?!”李萌抱着毛绒熊的胳膊骤然收紧——刚刚来到这片草地之后,小白猫已经从小女巫的怀里挣扎了出去,李萌也只好重新抱起那头毛绒熊。

    所幸毛绒熊也看得开,并没有介意小女巫丢弃自己的行为,乐滋滋的重新回到了她的怀里。当然,在被抱住之前,它还是承受了一道清洁符,洗刷掉身上刚刚沾染的泥浆与尘土。

    “哪里来的画皮?谁的画皮?这不是菲菲姐那条宠物蛇的皮吗?”小女巫被这个骤然出现的事实搞得头晕眼花,却不影响她那份小小的精明:“这个画皮没有在学校报备过吧!我们交给校工委是不是有学分奖励?”

    黑猫与白猫面面相觑,萧笑与尼古拉斯也对望了一眼。

    这就是眼下最大的问题了——要不要将这个发现上报学校。

    理论上来说,上报学校是最佳的解决方案。

    首先,上报的理由很充分:身份不明的无面妖怪潜入第一大学,必然怀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而且这头妖怪隐匿在校园里,对包括在场众人在内的第一大学所有学生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谁也不知道这头妖怪还有没有其他的画皮,会不会潜伏在自己身边咬自己一口。

    其次,学校对于类似发现上报后的奖励都非常丰厚:学分是一定的,有时候可能还会增添许多物质奖励,这对手头紧张的年轻巫师们来说诱惑不可谓不大。

    最后,不论是学校的规章制度,还是巫师世界通行的法典,都要求巫师对于此类事件有协助调查的义务。对一个充满魔法的世界来说,这不是假装视而不见就真能蒙混过关的事情。

    可以说从任何一个大义的层面、正义的角度来看,大家都应该把这条蛇蜕交上去。

    但从另一个方面来看,似乎也有不上报的理由。

    此外,上报之后呢?——校工委拿到蛇蜕、学校大发雷霆、四处搜捕,可能还会以安全名义禁止学生们的狩猎、舞会等活动;倘若学校在很短时间里就抓到那头妖怪,自然万事大吉;但如果抓不到,就又是一个麻烦事了。

    郑清还清楚的记得上学期那群小砂时虫折腾出的麻烦。

    只不过因为几头被吸干时间的魔法生物,整个学校都被搞的鸡飞狗跳,学校的一众大佬更是被贝塔镇邮报的记者批了个体无完肤。

    这还只是一些危害不大的小虫子。

    眼下藏匿在学校里的是一头强度不明的无面妖怪,它可不是那些只会偷一点点巫师时间的砂时虫,而是一头真正会吃人、会杀戮的妖怪!

    更重要的是,这条蛇蜕属于刘菲菲的宠物。

    且不提刘菲菲九有学院公费生的身份,她的宠物被发现是妖怪之后可能引发的轩然大波。单单这份所有权,就会给她带来巨大的麻烦,说不定还要接受丹哈格的检查。

    不仅仅是她,包括学校宠物苑、校工委等在内的一系列负有监察职责的部门,在这件事上也都负有连带责任。

    郑清简直可以预见接下来一段时间九有学院灰头土脸的模样了。在与阿尔法学院、与鱼人部落有纷争的时候出现这么一档子事,着实丧气。

    “蛇蜕是菲菲的,最终的选择权也在她的身上,我们把蛇蜕带回去,让她自己选择吧。”萧笑最终给出了一个稍显圆滑,却不甚有担当的建议。

    尼古拉斯有些失魂落魄,一语不发,任凭萧笑将那条蛇蜕收拢,装进鹿皮口袋,塞进他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