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抠神 > 第五百二十八章 杜小雨不满的原因

第五百二十八章 杜小雨不满的原因

    离开前锦的时候,刚好遇到驱车赶来的杜小雨。

    自然是下车聊了几句,但杜小雨似乎把话题都集中在孙建成身上。

    请孙建成做司机,本就是杜小雨的意思,孙建成对杜小雨算是有恩,这还在年里的日子,杜小雨跟他多聊两句也算是人之常情。

    可晚上回到家,杜小雨对程煜的态度就明显的多了,不知道是在躲避什么,还是在抗拒什么,总而言之,杜小雨去了一趟港岛之后,仿佛跟程煜之间就有了隔阂,再也不像以前那样与他相处。

    虽然有些小小的失落,但程煜却也觉得这样最好。

    毕竟,脑瘤和神抠系统,都无时不刻威胁着程煜的生命,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两样该死的东西。

    哪怕手里攒着一万七千多的积分,可以兑换至少三年的生命时长,程煜却依旧觉得很不保险。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转眼就到了元宵佳节。

    原本程煜是打算跟杜小雨回自己家过元宵节的,可元宵节当天一早,宁可竹就打来电话,让程煜中午就回去过节。

    程煜觉得很奇怪,宁可竹说程广年和杜长风商量好的,说是今年的元宵节会在杜长风家里过,他们夫妻俩也一起过去。

    中午之所以要让程煜回去过节,是为了给程煜一个陪程青松的时间。

    不过程煜总觉得宁可竹在电话里有一种压抑不住的兴奋,神神叨叨的,最后那句解释说是要给程煜陪程青松的时间,也显得特别的刻意。

    程煜根本不需要在这种节假日刻意的回去陪程青松,平时只要他有空,都会自己回去。

    只不过,他很少会留下来在家里吃晚饭,一般都是陪陪老头儿,甚至带老头儿出去溜达一圈,四五点的时候自己就闪人了。

    即便程广年和宁可竹见到程煜的机会不多,但也绝不可能不知道程煜回去过。

    吴伯尽忠职守这么多年,程煜相信只要自己回去看爷爷,等到程广年和宁可竹回家的时候,他一定会汇报一番的。

    更何况,前锦成立以来,宁可竹就算是彻底变成一个无事佬了。

    虽说平日经常跟她的闺蜜出去做水疗练瑜伽或者逛商场什么的,但待在家的时间也明显增多,程煜经常回去看望程青松,她也是看在眼里的。

    这么刻意,又加上情绪上有种跳跃感,总让人觉得有些不对劲。

    不过程煜也懒得多猜,真有什么事儿,迟早总是要公布的,那就顺其自然吧。

    程煜爬出太空舱,杜小雨还躺在床上,但已经开始盘着手机,显然醒来多时。

    “我妈来电话,说让咱俩中午回去一趟,说是晚上在你们家过节。你今天公司还有事么?”

    杜小雨眼皮都没抬,依旧看着手机,口中说道:“我知道,我妈昨天就跟我说了。”

    “那你不告诉我?”

    “我有这个义务么?”

    程煜被挤兑的无话可说。

    他张了张,有心问问杜小雨到底是怎么了,但想了想,还是没开这个口。

    “那我先洗漱了。”

    “嗯。”

    程煜摇摇头,走进了洗手间。

    洗漱完毕之后,他看到杜小雨也已经起床了。

    见程煜出来,杜小雨准备往洗手间走。

    犹豫了一下,程煜还是说道:“小雨,我不知道你最近怎么了。不过,今天要在咱们两家之间来回,我们……”

    “你放心,演技我没问题。”杜小雨说完,飘然关上了洗手间的门,留下程煜在卧室里很是尴尬。

    走到院子里,虽然还是冬日,但阳光挺不错。

    云层高高的,天竟然也湛蓝湛蓝,这二年的环境治理越来越好,天空也更多的显出蓝色,不再被雾霾困扰。

    张姨看到程煜,笑呵呵的走出来问:“姑爷,早饭想吃什么?”

    “都行,张姨您看着安排吧。”程煜走向大门,“我出去溜达一圈,回来再吃。小雨在洗漱,您先准备着吧。”

    张姨笑吟吟的答应着,程煜拉开大门走了出去。

    在小区里随意闲逛着,偶尔遇到邻居,都热情的跟他打着招呼。

    虽说住在这个吴东院子里的人本就都是非富即贵,可富贵也分等级,程煜和杜小雨任何一家都比这帮人加在一起不遑多让了,更何况现在是两家联姻。

    是以程煜虽然不大记得住院子里的邻居们的样貌,但邻居们对他可是记忆深刻。

    出门在秦淮河边上走了一阵,走的比较快,时间虽然不算太长,身上却也除了一层薄薄的白毛汗。

    扶着秦淮河的栏杆远眺了会儿,程煜看时间也十点多了,便开始往回走。

    回到家里,张姨赶忙把准备好的早餐热了一下,程煜随意吃了点,就问盘腿坐在沙发上依旧在玩手机的杜小雨:“没事的话,咱们现在就过去吧?”

    杜小雨头也不抬,答应一声:“好。”说着,手里依旧捧着手机,脚步却是开始移动。

    程煜内心微微一叹,也不再多说什么,站在门口等着杜小雨。

    杜小雨跨过门槛之后,递给程煜一只手,程煜一愣,随即看到张姨坐在厨房门外正摘着菜,但眼神显然在偷瞄他俩。

    牵起了杜小雨的手,程煜对张姨说:“张姨,我们今天不回来吃饭。中午去我家,晚上去小雨家。”

    “好好好,我知道。”

    张姨的表情有些傲娇,程煜翻翻白眼,心说怎么你们都知道了,合着就我是早晨刚知道的。

    不过,看张姨那表情,程煜心里不禁觉得有些古怪,内心微微一动,似乎意识到为什么大家都知道,只有自己最后才知道。

    程杜两家本来就是说好年后要举办程煜和杜小雨的婚礼的,今天这一个个都有些神神秘秘的,怕不是就是这件事吧?

    开着车,程煜离开了吴东院子,一路向南,朝着程家而去。

    杜小雨坐在副驾驶,依旧低头玩着手机,似乎最近这段时间她对手机的兴趣真的超乎寻常。

    考虑了一下,程煜还是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咱们两家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

    杜小雨终于暂时的放下了手机,抬起头看了看程煜,似笑非笑的说:“倒是没细说,不过,你能问出口,想必也已经猜到了。这不是去年就定下来的事情么?你放心,我知道咱们是有名无实的夫妻,也不怕多一场婚礼。我想,很快你就能解脱了。”

    程煜皱皱眉,杜小雨的语气显得有些轻佻,这不像是她平时的作风。

    “什么叫很快就能解脱了?”

    “跟我离婚啊……当然,也不止是你解脱了,我也解脱了。然后咱俩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你也可以去寻找你真正心仪的对象。”

    程煜的眉头皱的加上一横就是个睡着了的王字。

    “你到底什么意思?什么就离婚……咱俩结婚是为了阻止……”

    “阻止你爹发疯……不过很快他应该就没有理由发疯了。”

    “杜小雨,你把话说清楚,到底什么情况?”

    “你不知道?”杜小雨似乎难以置信。

    程煜心里急转,心说难道杜小雨这段时间的态度,就跟这件事有关?

    否则为什么会突然对自己这么冷淡,就仿佛换了个人似的?

    “我不知道你要说的事是什么,你没说出来的那件事,我也并不清楚我究竟是否知道。但至少,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了!”

    这话有些拗口,但杜小雨稍微琢磨了一下也就明白了。

    杜小雨心里有一件事,这件事,程煜并不确定他是否知情。

    但至少,程煜绝不知道杜小雨对他这种态度的原因是什么。

    这就是程煜要表达的意思。

    可在杜小雨看来,如果程煜知道自己心里的疙瘩,那也就不可能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对他。

    这么看来,程煜还真是不知道这件事。

    “你父亲就是始作俑者,而既得利益者是你,你会不知道?”

    程煜一脚刹车,把车停在了路边。

    他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双手扶在车顶之上,程煜道:“咱们先在这儿把话说清楚吧,你到底知道些什么,什么始作俑者,又是什么既得利益者?”

    杜小雨也解开安全带下了车,用戏谑的眼神看着程煜,说:“你真的一无所知?这可都是应你父亲的要求啊!”

    “我所猜测到的,只是今天我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有些神神叨叨的,似乎兴奋的很……”

    “废话,换我也很兴奋,还有什么比不劳而获更让人期待?”

    程煜皱着眉头,没理会杜小雨的态度,继续说:“然后我跟张姨说今天我们不回家吃饭,要去两边过节。

    张姨的态度也是很兴奋,并且也说她知道。

    合着,这件事现在只有我不知道?

    另外,我不太明白的是,你刚才说什么既得利益者,又说什么不劳而获,这些我是越来越糊涂了。

    但你要说我妈为我这个不劳而获的既得利益者兴奋也就罢了,张姨兴奋是几个意思?

    所以,我刚才的猜测,是两家人要商量咱俩的婚礼。

    当然,在你刚才的话里,这一点我是得到了确认的。”

    杜小雨看着略显激愤的程煜,若有所思。

    “所以,你是真不知道股份的事情?”

    “什么股份?”

    “杜氏集团的股份。”

    程煜茫然的看着杜小雨,摇摇头说:“不知道。”

    杜小雨死死的盯着程煜的眼睛,看了很久,似乎想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些端倪。

    可能是也觉得程煜的瞳孔依旧清澈见底,杜小雨长舒了一口气:“这么说,这些天是我误会你了?”

    “我爸又做了什么?他逼你爸卖股份?”

    其实答案到现在,也基本上呼之欲出了,毕竟,几个关键词都已经出来了。

    只是,程煜的猜测,跟事实的真相依旧略有差距。

    杜小雨摇了摇头,说:“你爸让我爸把杜氏集团八成以上的股份转到了我的名下,并且,这是一笔对于我们家庭的馈赠。

    也就是说,这笔股份,将会作为我们俩的婚后财产共享,一旦有一天咱俩离婚,你可以获得我手里杜氏集团一半的股份。

    我爸名下差不多二十七个点的股份,八成接近二十二个点,咱俩一人一半你就又有了十一个点的杜氏集团股份。

    加上你手里原本拥有的八个点的股份,恭喜你,程煜,只要你跟我一离婚,你就将会成为杜氏集团的第一大股东。”

    程煜听完,整个人都傻了。

    股份转让?而且是作为共同财产的转让?

    程广年在干什么?

    非要把杜氏集团弄到手么?

    程煜心里立刻开始计算起来。

    杜长风原本手里掌握着百分之二十七的杜氏集团股份,是杜氏集团绝对的第一大股东。

    而魏岚的名下,已经没有杜氏集团股份了。

    在前锦成立的时候,她已经按照程广年的要求把所有杜氏集团的股份都以一块钱的价格转让给了杜小雨。

    程煜记得那好像是五点几个百分点。

    而程煜手里在前锦成立的那件事上,得到了杜氏集团六个点的股份,之后因为西溪地铁项目的缘故,杜长风又逼迫全体股东割肉,共同拿出了两个点的股份给程煜。

    在当时,虽然股权看似更加分散了,但实际上,杜长风反倒是增强了对杜氏集团的控制。

    因为,他二十七,杜小雨五点多,加上程煜的股份,杜长风实际控制的股份已经超出了杜氏集团全部股份的百分之四十。

    再加上那些可算是无条件无原则支持杜长风的股东,甚至有些股东干脆就是把股份放在杜长风手里让其掌握投票权的,这样,杜长风在操作上是完全做到了控股整个杜氏集团。

    这也是为何当初杜长风要增发那百分之二的股份,遭到了很多人反对的原因。

    可谁能想到,程广年逼着程煜和杜小雨“结了婚”,依旧不满足,竟然还提出了现在这样无理的要求。

    这事儿程煜也不能说一无所知,但他并不认为杜长风真的会照办。

    可现在,似乎真要成了?

    按照杜小雨所言,杜长风要拿出接近二十二个点的股份转给杜小雨和程煜这个家庭,看上去当然没什么变化,因为只要程煜和杜小雨是在婚状态,他俩总共掌握的股份甚至达到了百分之三十五还要多,这自然不会对杜长风对杜氏集团的掌控有任何阻碍。

    可离婚了呢?

    夫妻共同财产,并且是应程广年要求的转让方式,毫无疑问,这一点必然会在转让协议里写明。

    那二十二个点的杜氏集团股份,必然是程煜和杜小雨一人一半。

    只要他俩离婚,程煜将立刻自动拥有杜氏集团的十一个点的股份,总股份也将达到十九个点。

    而目前杜氏集团除了杜长风之外最大的股东,也不过拥有杜氏集团百分之十三的股份而已。

    杜小雨说的没错,程煜将会成为杜氏集团最大的股东。

    当然,那样的话,杜小雨也将获得杜氏集团共计十六点多的股份,她将会取代之前的第二大股东。

    但这无济于事。

    程煜甚至能想到,一旦自己跟杜小雨离婚,成为了杜氏集团最大股东之后,杜氏集团内部,必然会有大量的股东转向程广年那边。

    别看杜小雨就比程煜少了四个点不到的股份,但到时候真能掌控杜氏集团的,还未必是谁。

    当然,程煜自己心里是清楚的,无论如何,他都不会为虎作伥,绝不会坐视程广年蚕食杜氏集团。

    别人他不清楚,至少,他自己手里的那些股份,无论有多少,他都不会在董事会上投给程广年哪怕一票。

    除非,杜氏集团除了杜小雨和杜长风父女俩之外的股东全都倒戈到程广年那边,否则,程广年永远都不可能控制杜氏集团。

    可即便那样,也会为杜氏集团造成极大的伤害。

    程广年真的太狠了。

    程煜满脸阴霾,他微虚着双眼,说:“我不要!并且,我手里那八个点的股份,我也可以随时以一元钱的价格转让给你爸。”

    杜小雨一愣,难以置信的说:“真的?”

    “那些股份本就是老程和你爸强加给我的,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得到那些股份。

    包括程氏集团那五个点的股份,我也没想要过。

    我自己的公司,现在不多不少估值也超过三十亿了,我要那些股份有什么意义?

    难道你认为凭我的能力,我没办法让我的公司成为百亿级别的独角兽么?”

    “可是,那些杜氏集团的股份价值多少,你不知道么?”

    程煜笑了笑,摇摇头说:“我当然知道,我学宏观经济的,如果不是我不想继续读下去,我毕业的时候再拿一个精算的学位也没问题。

    这简单的股份和市值换算,我会算不清楚?

    只是,这些股份从最开始就跟我没什么关系。

    非要说有关系,那也只有两个点跟我有关而已。

    那是你父亲用西溪地铁项目为由帮我争取来的股份。

    所以,如果杜叔叔有需要,我随时都可以把这些股份还给他。”

    杜小雨沉默了下去,好半晌,她才重新抬起头,隔着玛莎拉蒂总裁的车顶看着程煜:“程煜,我能相信你么?”

    程煜哈哈一笑,说:“诚然,我是一个很抠门的人,但我的抠门始终局限在一顿饭谁付钱,打车谁买单这些地方。

    咱俩认识也快一年了,你见过我为了利益跟谁大打出手过么?

    包括让你们买单显出我很抠门的那些事情,我不过是在秉持一个谁建议谁负责的原则而已。

    我说请你们吃饭,我什么时候赖过账?

    当然,这些你可以不信。

    总而言之,我和老程不是一路人。

    一会儿回去,我就跟老程说,我不会接受你父亲的馈赠。

    馈赠在法律上成立的条件,也需要被馈赠人接受才行啊。

    只要我不接受,就没人能逼你父亲做任何事。”

    杜小雨歪着头仔细的想了想,好像还真是,程煜以前那些令人齿冷的抠门行为,还真就如他所言那样,该他买单的时候他从未逃过,但如果是杜小雨或者其他人建议的事情,程煜也绝不会为了表现所谓的绅士风度而抢着买单。

    他只是一个可以甘之如饴的看着女生买单的男人而已。

    当然,那些都是小的不能再小的钱,跟百分之十一杜氏集团的股份不可同日而语。

    在小钱面前守得住节操不代表在庞大财富面前仍然可以如此。

    可程煜的表情,语言,以及他的行为等等,却让杜小雨很愿意相信他所说的一切。

    稍稍迟疑了一下,杜小雨说:“其实,未必要正面跟你父亲较劲的。

    如果你真的无意染指我父亲手里的杜氏集团股份,而你父亲从一开始就坚持这么做,他也不会轻易放弃。

    所以,程煜,我倒是觉得,你不妨就让我爸按照你爸的要求行事,但是,你私底下签署一份经过公证的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表示你拒绝接受任何来自于我父亲的馈赠。

    这样,一旦真的出现你我所不愿看到的局面,我爸只需要拿出你当初签署的拒绝馈赠的法律文书,他的馈赠行为就会自动失效,那些股份又会回到他的名下……”

    程煜双眼一亮……

    似乎,这真的是最佳的解决办法。

    既让程广年认为他的计划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又从根本上杜绝了他将来染指杜氏集团的可能。

    而杜长风也按照程广年的要求做了这一切……

    程煜不知道程广年允诺了杜长风什么,但他相信,杜长风绝不会有侵吞程氏集团的心思。

    这样一来,就真的两全其美了。

    当然,前提是要暗搓搓的进行。

    “你父亲准备啥时候签署那份股份馈赠协议?”程煜问到。

    “咱俩婚礼上吧,作为父母给我们的结婚礼物。”

    “你要办这场婚礼么?”程煜又问。

    杜小雨皱皱眉,说:“你是不是不放心我?我演技应该还可以的吧?这不是我们一直都商量好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