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抠神 > 第五百零五章 年前涨势不错

第五百零五章 年前涨势不错

    关于研究所的研究员们的福利住房的事情,早在程煜和薛长运收购研究所完成了第一步之后,就已经被提了出来。

    较为长远的构想,是研究所全部完成收购之后,将会由研究所出资,为研究员们建造福利住房。

    分配福利住房,需要研究员在研究所工作达到三年以上,并且在其所从事的研发项目里获得足够多的福利评分。

    评分系统是由薛长运和程煜共同提出,但由吴竞和财务部门共同完成,说穿了就是一套绩效系统。

    项目负责人会为手下每一名研究员在具体项目中的表现以及贡献做出评估,同时项目中所有参与的研究员,都需要参与互评。按照各自级别的不同评分占比,最终统计出一个整体的评分。

    这就从一定的程度上杜绝了由某个人来一言断定某研究员贡献多寡的弊端。

    当然,具体实施上肯定还会有其余弊端,这个需要逐步完善。

    但无论如何,评分系统建立起来之后,每个人在各自所参与的项目中就都有了具体的评分,评分累加,再达到三年以上的工作年限,就可以申请单位福利住房。

    而福利住房的大小,户型等等,也都是根据评分多寡,也就是贡献多寡来分配和申请的。

    这套评分系统当然还涉及到学历,资历等等入职时所评估出来的一次性评分,就比如说李大力或者吴竞这样进来就是项目负责人的成员,光是入职评分这一块,就已经足够他们申请面积不算太大的住房了。

    但现在福利住房还只是构想,毕竟研究所的收购都没有完全完成。

    即便完成之后,也还需要程煜和薛长运进行投资,去申请地块建造福利用房。

    目前是没有的。

    研究所以前倒是有一部分福利住房可以分配给从前的员工,就比方说李大力,他也曾经是住在研究所的福利住房里的。

    但那部分福利房,都是军方提供的,在市内离研究所不算太远的一个军区大院当中。

    之后政府介入研究所的管理,军方倒是没立刻收回住房,只是也不再继续提供新的福利房了。

    这一点,也导致了研究所很多研究员无法继续工作下去,毕竟,连福利房都没有,收入又不高,你怎么能指望这些研究员踏踏实实的为你干活?

    再等到汪家收购了研究所部分股份之后,军方虽然没有直接收回所有研究员的福利住房,但只要是离职的,他们之前所使用的福利住房,就不再由研究所进行再度分配,而是交还给军方。

    这样一来二去,其实研究所的研究员所占用的房子已经没几套了。

    程煜和薛长运收购了汪家手里的股份之后,又完成了第一轮对研究所的股份收购,军方当时明确表示,将会限期收回所有提供给研究所的福利住房。

    好在有各方面帮着打交道,军方这才同意,等到程煜和薛长运,彻底完成了对研究所的收购后一年,就将无条件收回那些福利房。

    但在多方协调之下,政府方面也同意,等到收购全部完成时,他们会在市郊给研究所重新规划一块地,届时研究所也需要一起搬过去。而那块地的土地性质,一部分是作为工业研发用地,一部分是作为住宅用地。

    所交换的,当然是现在研究所占用的这块地。

    市郊的土地面积更大,土地功能也更多样化,而这里的,同等面积的价格更高一些。

    好处就是程煜和薛长运不需要在为买地花钱了,否则,研究所想要长远的发展,员工住房问题始终都是要解决的,要是靠买房的话,那开销会比建房高的太多。

    但这都是要等到收购全部完成之后才能付诸实现,好在评分系统是从程煜、薛长运收购第一步完成之后开始计算的。

    这一点当时有一小部分研究员还有些不满,陈江当即就说了,如果不满意,可以随时辞职,一切的辞职待遇,都会按照从前的待遇进行发放。

    强行的按下了那些不满的声音。

    事实上,这就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如果没有程煜和薛长运的介入,其实根本就不存在这些福利。哪怕是军方,当时也已经不再提供任何福利住房,那些没有福利房的研究员,根本就没有机会再获得分房了。

    程煜现在入主研究所,为他们提供了福利住房的待遇,当然是需要一刀切从当时开始。

    否则,有些研究员,凭借自己的学历、资历以及工作年限获得的评分,就已经够得上分房的杠杠,那怎么办?凭什么你直接就有房?新招聘来的研究员也会有意见的。

    所以,理论上,现在研究所的任何人,都不具备分房资格。

    不过李大力的情况比较特殊,不能按照其他研究员的标准去施行。

    其他研究员,要么是在本地本身就有住房。不管是跟父母住在一起,还是自购的住房,总归是有的。

    而年轻一些,也是从外地来到吴东的,或许没有住房,但胜在年轻,只要他们能在研究所好好干,三年之后,多多少少也都能享受到福利分房的待遇。

    当然,有可能只是一间酒店式公寓大小的住房,并且只有使用权,但总归是可以解决他们的住房需求的。

    年轻人,本就极少有刚走向社会不久就能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住房的,所以,这些人该租房自己租房,程煜给的薪资待遇本就很好了,没什么可鸣不平的。

    但李大力不同。

    首先,李大力曾经作为研究所的总工程师,那会儿他是有福利房的。

    只是他离开之后,福利房被收了回去,妻子也跟他离了婚,父母本就不在吴东,现在还都已经离世。

    可以说,李大力现在就算是想投靠,连个可投靠的人都没有。

    加上他刚经历过四年如同牢狱一般的生活,生活上又本身就是个极为木讷之人,这样的人你指望他出去好好租个房子,也挺不靠谱的。

    年纪和资历都摆在那儿,程煜当然也不忍心再让李大力为生活上的这些琐事去繁忙。

    他还需要李大力尽快完成那些具备市场潜力的项目呢,这样才能迅速变现。

    所以,程煜和陈江商量之后,决定以研究所的名义,在研究所后门外的一个小区,为李大力租用一套两室两厅的房子。

    他反正现在是一个人生活,一间卧室,一间书房,以防止他回家之后还有些需要忙活的工作,这就足够了。

    很快,程煜就和陈江彻底确定了这件事,并交给陈江去安排。

    此刻,程煜的手机响了起来。

    掏出手机一看,是徐婉婷打来的电话。

    程煜想着研究所方面,自己反正已经没什么事儿了,于是便对陈江说:“陈所,剩下的事情就都由你来操办了,辛苦辛苦。”

    陈江摆摆手,说:“程少哪里话,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本来就是我的工作么。”

    程煜点点头,准备离开:“那我就先走了,这还有点其他的事。”

    “程少您忙。”

    程煜走到门口,突然想起些事,又停下脚步,回过身子,说:“陈所啊,还有件事。”

    “程少您说。”

    “李工啊,现在没什么亲人,本身也没什么朋友,所以这过年呐,恐怕很成问题。

    我原本想过喊他去我家过年,但我那一大家子人你也知道,怕是有些不方便。

    过年吧,又比不得平时。之前咱们不是说了么,咱们研究所的食堂,周末也同样提供餐食,但需要周五之前跟食堂预订好。

    同样是只收成本价。所以平时周末什么的,李工倒是不愁没地方吃饭。

    但这过年,他恐怕就

    哪怕是想到外边吃一口,都未必有那么多店还开着。

    所以,你看看跟吴工商量一下,该怎么解决一下李工这个过年的问题。”

    陈江满脸笑容,说:“程少,这个问题我之前就想到了,李工还没到,我已经和吴工商量过。

    我们的想法是过年不就七八天时间么?

    我和吴工两家,一家一半时间。您来之前呢,我们也跟李工商量过,他表示太麻烦,不好意思叨扰我们。

    加上他说他这四年多来,几乎跟社会断绝了联系,虽然表面上看吴东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但实际上,很多东西都跟从前不同了。

    所以,他想趁着过年这个长假,好好的学习和了解一下现在时兴的一些东西。

    当然,吃饭肯定是个问题,过年又是个特殊时间段,想临时给他请个打扫做饭的阿姨怕是都不太好请。

    所以,我们当时商量之后,倒是统一了意见,做出了决定。”

    “已经解决了?”程煜有些意外的问。

    陈江点点头,说:“嗯,算是解决了。

    年三十咱们在附近的饭店订了一桌,我和吴工两家,加上李工,一起过。

    后边这几天假呢,李工的意思是他可能多数时间还是会来所里,那些项目啊,虽然都是他从前负责的,但四年多过去了,他也需要熟悉。我们拗不过他,也就随他了。

    正好我家离所里比较近,到饭点我就给他送点儿来。

    要是家里不来人,我就陪陪他。

    其他呢,刚好李工说他也想趁着过年,街面上人少车少,他想四处转转,毕竟吴东也有不小的变化。

    李工家里远,送饭或者陪他吃饭聊天不太现实,但抽个两三天时间陪李工四处转转倒是抽得出空的。

    程少您也知道,我到现在也不会开车,总不能放假还麻烦所里的司机,而吴工自己有车,接来送往的也方便。

    所以,这七八天的假期,基本上也算是安排周全了。”

    程煜听罢,说:“辛苦你们二位了。”

    “谈不上谈不上,都是为了所里的工作,不也就是几天时间么,谁让这时间点凑得这么巧呢?”陈江赶忙摆手说到。

    “反正啊,这春节长假期间,李工的事情我们基本上算是安排妥当了,程少您就别担心了。”

    “行,那就麻烦你们了,如果有什么需求,你们再跟我说。”

    “您就放心吧。”

    程煜摆摆手,从陈江的办公室告辞离开。

    上了车之后,程煜这才把电话给徐婉婷回拨了回去。

    “婉婷姐,抱歉,刚才在谈点事。你找我有什么事?”

    徐婉婷咯咯一笑,说:“也没什么事,就是通知你一下,木匠先生,小章以及带盐体先生的合同,我已经拿下了。但是关于节目整体投资的事情,因为预算还没完全出来,所以还没办法找你和小章签署投资协议。不过你放心,年前肯定把这些做好。大致上呢,小章的意思是他十五,你三十五,我们公司占五成。当然,我不是非得在这个节目上控股啊,只是为了避免以后的版权分歧。当然,如果你和小章想多投点儿,只要把节目版权的归属落实清楚,整体投资百分百给你们我都无所谓,我们只需要拿一些制作费用。”

    程煜撇撇嘴,说:“你想得倒美。”

    徐婉婷还是咯咯一笑,说:“这节目其实很有保障了,收益不会差的,我这可是割肉不在乎利润啊,程大少你可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咱俩谁得了便宜还卖乖?你这做个节目,赚钱扬名别说,顺带着保不齐还能把终身大事搞定,谁占便宜?”

    “程大少,这话可不该从你嘴里说出来啊,你这都把我看上的人直接发配回老家了,我上哪儿搞定我的终身大事去?而且,昨晚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有你这么教坏单纯孩子的么?”

    程煜哈哈一笑,说:“小谭有些蠢萌蠢萌的,突然有个大美女投怀送抱,他可能有些幸福的昏了头。不过他很聪明,我想让他回老家冷静几天,很多东西他也该能想明白了。你不是说你过年也得回老家么?到时候你们再约,进展应该就会顺利不少。”

    “这么说,我还得多谢您的大媒?”

    “真要有那么一天,这媒人酒,怕是你们还真的得斟给我喝。”

    徐婉婷又笑了两声,说:“行了,不跟你瞎掰呼了,帝都这边的合同我签完了,你看你什么时候把合同给我签了?”

    “我是发起人,这合同你不用担心,咱们随时补。不过可能真的要辛苦你,我希望年前就能彻底搞定头两期节目的剧本,当然,多一些更好。反正你们那边剧本的进度咱们随时沟通。”

    “那行吧,我尽快。不过你这有点儿太着急了吧?”

    “那几位是大咖,忙得很,我这也是没办法,不趁着春节长假把头两期节目弄出来,后边拖得越久,他们的时间就越碰不到一块儿。所以这事儿真的抓紧。”

    “得了,我知道。所以求求你,再也别说什么过年让我跟午廉约会的破事儿了,你觉着你这黄世仁,过年能让我好好休息么?”

    程煜一想,好像也对。

    即便拍摄过程,徐婉婷这个策划人不用跟去帝都奔忙,但调控这些事,她是跑不掉的。

    所以,真要说想空下来去跟谭午廉好好约会,发展感情,好像还真没什么机会。

    “好吧,这一点是我疏忽了。不过,我也跟小章谈过了,我希望这次咱们这个节目,选择的播放平台能是我们江东卫视。这样,播放之后的效果如果不错,你们跟江东卫视这条线就算是搭上了。到时候,我认为你可以考虑把公司搬来吴东。好吧,你懂的。”

    徐婉婷羞红了脸,在电话里啐了程煜一口,直接挂断了电话。

    程煜无奈的看着被挂断的手机,摇摇头,说:“脾气真大,真替小谭同学捏一把汗啊!”

    开着车,程煜直奔自己的公司。

    一看到程煜,管路就兴奋的冲进了他的办公室。

    “哈哈,你绝对想不到,年前这一波很猛啊。”

    程煜疑惑的看看他,平静的说:“老薛那一个亿,赚了不少?”

    “何止老薛的?沈大哥那边也动用渠道把美国那边的款子都转过来了。我当时正操盘呢,一看年前的行情这么好,就让外边全都给我做了满仓。现在,整体盈利已经有七个百分点了。七个百分点!”

    程煜简单的计算了一下,薛长运那一个亿,加上美国转过来,应该是四千九百万美元,按照现在的汇率,三亿三千多万,也就是说一共四亿三千多万。

    既然是满仓,应该基本上全进去了。

    七个点三千万出头。

    多么?其实不多,毕竟是四个亿满仓操作。

    如果不是因为时间紧,这笔钱满仓操作,再找点儿杠杆,进出个把亿都可谓是正常。

    但由于不存在杠杆,三千万的利润也就算是相当不错了。

    关键这才不到两天。

    “那你还不赶紧盯盘去?这会儿还没停盘吧。”

    管路兴奋的挥挥手,说:“今天不会有什么大动静了。我可跟你说,这笔盈利,全是公司的啊!”

    程煜依旧冷静的点点头,说:“也不全对,因为没有沈大哥的,只有咱俩的。”

    “那倒也是,沈大哥只能分点儿佣金。”

    “你的那份也不多,因为这其中有接近一千万美金是我个人资产。”

    “呃好吧。可是,少爷,您能别在我这么兴奋的时候,搞得这么冷静,还故意泼我冷水么?”

    程煜无奈的皱了皱眉头,说:“有这么值得高兴么?搞得好像你从没见过三千万一样。”

    管路瞪大了双眼,说:“废话,三千万,对你而言,当然是九牛一毛。可是,我才往公司投了多少?平时流水再大,那也主要都是别人的。而现在,我看到的是自己的钱哪。就算只有三分之一是我的,也过千万了好不好?”

    程煜想了想,这倒也是。

    管路总投资才一千万,这一年其实挣得也不少,不算那些还没兑现的投资,也有个两三倍的利润了。

    但是这次可是不到两天时间就直接翻了一倍,他的确是该兴奋一番的。

    “那就麻烦你老人家,千万别给我赔咯。”程煜笑眯眯的说到。

    管路把胸脯拍的震天响:“我把自己赔进去也不会赔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