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抠神 > 第四百一十七章 文森特的小动作

第四百一十七章 文森特的小动作

    文森特终于再度发出了声音。

    他惊讶的喊了一声,说:“辛迪出事了,那个女人出事了,就是刚才先生您说到的那个副市长。”

    程煜腾地站起身来,对文森特说:“你别着急,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谁出事了?我看到电视里好像在说什么枪击案,是辛迪被人枪击了么?”

    “不是不是,不是辛迪被枪击了,是我们的市长遭遇了枪击。

    新闻里说,市长在一次市政见面会上,被人枪击,市政府的保镖当场将凶手抓获。

    警方赶到现场之后,很快就对那名枪手的身份进行了确认。

    具体的身份新闻没有说,但却说枪手跟辛迪的关系非常亲近,那名枪手趁警方不注意,吞枪自杀了。

    但是警方从他的手机里破获了许多跟辛迪来往的记录,其中有充足的证据表明辛迪就是策划这起枪杀案的主谋。

    警方已经派人去抓捕辛迪了,但是辛迪却已经消失,现在正在发布通缉令,全国通缉辛迪。”

    程煜闻言愣住了。

    这件事还真是波澜四起啊,这么会儿工夫,就发生了如此颠覆性的事件。

    刚刚还是炙手可热的政治人物,十年后甚至是有机会问鼎总统职位的人,不说别的,光说智利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这想想都能让人觉得意义非凡。

    可没想到,仅仅几分钟之后,这个辛迪就出了这么大的事,一下子成为了谋杀案的主谋,并且谋杀的对象竟然是敌对政党的官员,她如果不逃,这件事或许还有反转的可能,毕竟那个枪手留下的所谓证据,也可能是政敌故意做出来的东西。

    可她这么一跑,就算她不是真的主谋,就算这是一起阴谋,这件事也基本可以盖棺定论了,她绝对不可能再完完整整的回到公众视野。而她所隶属的政党,也绝不会尽力保她。

    程煜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是小聂发来的连线请求。

    随手通过,小聂在视频里激动的说:“程少,您还真是有毒啊,刚让我查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就出事了……”

    程煜轻抚额头,心说这家伙,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

    不过也正常,程煜虽然告诉小聂暂时先这样,但是小聂的八卦之心已经熊熊燃烧起来了,他自己顺着刚才的信息继续多查一些,很正常。

    可正查着呢,一个副市长买凶枪杀市长的新闻,显然很具有爆炸性,于是乎被他查到也就顺理成章了。

    “我已经看到了,正关注新闻呢。你要是没事,就查查那个劳伦斯比尔,看看他跟智利国内的政党有什么关系。”程煜回了条信息给小聂。

    小聂的消息还是秒回:“这个我刚才已经帮您查过了,从表面上看,劳伦斯比尔跟智利政府没什么关系,我留意了一些关于辛迪以前工作的那个慈善基金的事情,倒是发现劳伦斯跟那个基金有些关系,他是赞助人之一。我现在准备黑进那个基金的内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内容。”

    程煜想了想,虽然觉得有些危险,但辛迪出事,而那个基金居然跟劳伦斯有关,劳伦斯跟智利很多官员显然也有明确关系,但小聂查到又说劳伦斯跟智利政府部门并没有太多瓜葛,这些综合起来,程煜也觉得问题可能就出在那个基金上。

    于是,程煜回复道:“好,你查查看吧,但一切要注意,留神,千万不要留下什么痕迹,我担心会出事。”

    “您放心吧,这事儿我有数。我是个黑客不假,我唯恐天下不乱也不错,但我很清楚黑客就必须藏在暗处,我绝不会被人发现的。我谨慎着呢,如果辛迪没出事还好,这会儿她出事了,保不齐就跟那个基金有关,我才不会那么傻被基金抓到我的小尾巴。”

    “你有数就好,一切安全为上。”

    “放心吧您嘞。”

    小聂隐了下去,程煜继续看着电视,文森特这会儿也几乎在给他做着同声传译。

    新闻里当然看不出太多的端倪,这对圣地亚哥的市民,以及警方等等,都不过是一起枪击案而已。

    辛迪和市长一直不合,虽然买凶杀人这件事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民众哪管这些?新闻媒体就更加只是针对这起事件本身进行报道,深挖是不敢的,也绝不会有人允许他们这么干。

    所以,新闻里能看到的,就是这起枪击案的全面报道。

    现在,市长进了医院,医院方面宣布没有生命危险,而凶手已经饮弹自尽,“幕后主使”逃逸,在民众眼里,线索似乎很明显。

    接下去,就该是市政厅发言人各种发言,谴责凶手的同时,也谴责辛迪所属的党派,甚至会怒斥这是那个党派的策划。

    当然,这些只不过是茶余饭后的笑料而已,没人会追根究底,大家关心的,唯有辛迪这位铁娘子,美女市长,什么时候能被逮捕归案。

    而程煜却明白,如果辛迪真的被找到了,那么等候她的,唯有死路一条而已。她背后的党派,绝不会允许她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

    甚至这个凶手,根本就跟辛迪没有任何关系。

    那些所谓的证据,也不过是人造出来的。

    一定有人在陷害辛迪。

    如果能找到辛迪,对于程煜完成任务这件事,显然会有非常显著的帮助。

    而且,由于辛迪现在已经不再是副市长,也不再是未来的高官,哪怕她是个通缉犯,程煜跟她接触,也不会引起外交事件。

    这事儿倒是简单一些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程煜感觉到有些饿,于是便带着文森特去了酒店的餐厅,要了些东西吃着。

    席间,程煜接到莫里斯的家庭医生打来的电话,他告诉程煜,医院方面的检查基本上都已经有了结果。

    文森特的母亲情况还算不错,虽然有些并发症的出现,但大体上,还是符合手术的条件。

    医院那边已经做出了决定,先对文森特的母亲进行两天的术前治疗,两天以后会安排专家进行手术。

    “一般医院方面不会做出太多的承诺,不过那名主刀的医生跟我是很好的朋友,他个人透露,这个手术基本不会有太大的难度,一切都看术后的恢复治疗。”

    程煜连声感谢。

    医生又道:“莫里斯先生让我代为问候,下午的时候就让我询问一下程先生,您今晚是否有空去他家,他想邀请您一起晚餐。不过莫里斯先生也嘱咐了,医院方面出消息之前,让我别跟您联系。我知道现在时间有些晚了,也不知道您是否用过了晚餐。”

    程煜看了看刚刚端上来的饭菜,想了想,说道:“我可以现在过去,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我想帮我的朋友问问,他是否能在手术前去医院探视一下他的母亲?”

    医生道:“理论上没什么问题,但医院方面说了,那位女士已经被转入了高护病房,那里对无尘的要求比较高,所以,文森特即便去了医院,也只能隔着玻璃窗看看。我个人觉得意义不大。但如果程先生您有需求,我也可以让医院方面安排。”

    程煜点点头,说:“稍等。”然后,他把情况告诉了文森特。

    文森特没有太多的犹豫,说:“既然是医院不会让我跟母亲直接见面,那我就不去了吧,还是看看能不能帮上先生您的忙。”

    程煜点了点头,对着电话里说:“文森特说不用安排了,那就这样,麻烦你把莫里斯先生的地址发给我,我这就过去。不过也劳烦你告诉莫里斯先生一声,我这里会带着文森特一起去。”

    “没问题,没问题。”

    医生满口答应,程煜也便拉着文森特准备离开。

    可文森特看着满桌的饭菜,眼神里全都是浪费可耻这四个字。

    程煜无语,对于文森特这样的少年来说,早早的就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对于食物的细致程度,是程煜远远无法相提并论的。

    “舍不得这些食物?”程煜柔声问道,略微有些心疼。

    文森特点了点头,说:“这些食物都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见得吃得起的,这样浪费了,很可惜。”

    程煜道:“那我们打包放回酒店房间,好不好?”

    文森特立刻笑着说:“这当然好。”

    把侍者喊了过来,程煜简单说明情况,侍者立刻说道:“先生,这些食物如果打包回房间,明天也就冷了,房间里也没有加热的设备,恐怕难以下咽。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这些食物我们可以帮您封存起来,等到明天您二位需要享用的时候,我们再帮您简单的加工。不过,隔了一天,味道上可能会差了不少。”

    程煜还没来得及说话,文森特立刻就抢着开了口:“那就太好了,多谢您。”

    侍者笑着点头致意,然后安排人过来将那些饭菜全部撤走。

    费用当然还是挂在了房账里,程煜和文森特也便离开了酒店,按照医生发来的地址,驱车奔往莫里斯家。

    路上,程煜给莫里斯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现在就准备去他家,莫里斯有些遗憾的说:“我原本以为你会在临走前去一趟,我还在想着要不要也回去一趟,然后跟你一起回美国。现在看来,没戏了,那就还是等你到了洛杉矶,我们再见面吧。”

    莫里斯的家,住在圣地亚哥典型的富人区,那半座山头,全都是一幢幢的别墅,大小不一,情况也不尽相同,彰显着别墅主人不同的阶层和级别。

    莫里斯家里的别墅,在这片富人区里,算是最为寒酸的。

    占地不过四五亩地,相比起其他许多别墅,甚至有点儿庄园感觉,他家这套别墅,也就是门前简单的有个游泳池而已。

    一路过来,程煜看到有些人家的别墅,门口甚至有岗亭,有安保人员在执勤,而莫里斯家里却只是一名老人家在门口负责开门关门,这也彰显出他们家在这片富人区,真的只能算是垫底的阶层。

    但即便是垫底,比起绝大多数圣地亚哥人来说,那也是需要仰望的层级。

    在门口的老人家的引导下,程煜直接把车开进了院子里,莫里斯的父亲,老莫里斯亲自在门口迎接。

    程煜和他素未谋面,但显然,莫里斯已经在学校的合影当中,找到了程煜,并且发给了他的父亲。

    是以,老莫里斯一看到程煜,就笑容满面的走下台阶,只差没有帮他拉开车门了。

    除了寒暄,也没有别的言辞,进去之后,家里早已准备好了饭菜,莫里斯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虽然老莫里斯已经又续了新弦,但那位夫人却并没有出现在餐桌之上。

    倒是莫里斯的姐姐出现在了餐桌上,显然,老莫里斯不知道程煜和莫里斯到底是什么关系,而莫里斯跟他的继母关系很一般,这也是莫里斯不太愿意回来的主要原因,是以,老莫里斯没敢让那对母子跟程煜一起共进晚餐。

    长长的餐桌之上,只有四人,家里的佣人早就准备好了饭菜,程煜几乎是刚上桌,就有人端来了热气腾腾的美食。

    寒暄已经基本结束,话题着实不多,程煜也向老莫里斯一再表示了感谢,一时间甚至都没有太多的话题了。

    还好莫里斯的姐姐寻找到了新的话题,她也毕业于美国的大学,于是开始跟程煜聊起美国的风土人情,话题很自然的就转到了程煜和莫里斯在学校里的情况上,也算是为这顿饭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话题。

    文森特自然是插不上嘴的,少年很聪明的闭着嘴,只是对付着自己面前的食物,一言不发。

    饭后,老莫里斯又邀请程煜小坐片刻,喝上两杯。

    开了一瓶智利本土的红酒,依旧是四个人,坐在客厅里,继续刚才的话题。

    莫里斯姐姐的电话突兀的响了起来,她抱歉的站起身来,拿着电话说道:“抱歉,我需要去接听一个电话。”

    文森特这会儿也刚好站起,礼貌的询问洗手间的位置。

    莫里斯的姐姐立刻道:“正好,我带你去洗手间,然后我接个电话,再把你带回来。”

    两人循次而去,程煜和老莫里斯继续喝着红酒,简单的聊些刚才的话题。

    不大会儿,莫里斯的姐姐带着文森特回来了,程煜发现,文森特的表情似乎显得有些不够自在,但是少年依旧紧闭双唇,什么都没说,只是坐在那里玩着自己的手指。

    时间到了十点多钟,程煜起身告辞,再次感谢了老莫里斯对文森特母亲的帮助,文森特自己也一再表达感激之情,老莫里斯把二人送上了车,目送他们离开。

    车子开出院子之后,程煜看了一眼身旁副驾驶座位里的文森特,问道:“文森特,我看你上完洗手间之后就有些不自在,是不是我那位同学的姐姐说了你什么?”

    文森特赶忙摆手否认:“不是的,先生,那位姐姐对我非常好,很客气。只是,她……她……”

    “到底怎么了?”

    “我和她离开客厅之后,她就接听了电话,给她打电话的人应该是她的朋友。她们俩发生了一些争吵,对方似乎是在埋怨她爽约,导致了她今晚也无法离开自己的家。然后,我听到电话里传来一个声音,一个男人在呵斥什么人,那个声音,我无法完全确定,但我觉得……”

    程煜一惊,立刻道:“劳伦斯?”

    文森特点了点头,他说:“我无法完全确定,如果让我直接接听电话,我就能肯定了。但是,由于我只是站在一旁,听到电话里的声音,而且就只有短短的一句话,在那个声音传来之后,那位姐姐的朋友就说不能再多说了,挂了电话,所以我没办法确定。”

    程煜觉得,自己今晚带着文森特来这里,简直是太过于英明的决定了。

    “不管是不是,我们都可以查一查,万一呢?”

    正打算给小聂发消息,想问问他有没有办法查一查莫里斯姐姐的那通电话,文森特又说:“而且,那个人似乎很愤怒,他怒吼着,我听得不完整,但我听到了谋杀和官员这两个词……”

    程煜心里微微一动,如果文森特听到的声音真的是劳伦斯的话,那么,他提起谋杀和官员这两个词,似乎也非常正常。

    毕竟,辛迪和那个市长的事情,程煜原本就怀疑跟劳伦斯脱不了干系。

    只不过程煜原本推测这件事,劳伦斯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但现在看起来,又仿佛劳伦斯也不知道这件事,知道之后,就异常的愤怒,责怪手下的人轻举妄动。

    文森特的话也还在继续:“我在怀疑,这会不会跟辛迪以及市长的事情有关。”

    程煜笑了笑,说:“你不用想太多,我会让朋友去查一查。”

    一脚油门踩到了底,程煜想要尽快回到酒店,好跟小聂好好的谈一谈,看看这件事到底有没有追踪下去的可能。

    但文森特显得有些紧张,他一直坐立难安,程煜看在眼里,却不知道他为何如此,也不方便多问。

    过了会儿,文森特自己喘了一口粗气,说道:“先生,很抱歉。”

    程煜一愣,问道:“怎么了?”

    “我干了一件坏事。”

    “什么坏事?”程煜不解,放缓了车速。

    文森特仿佛缺少勇气,但他还是努力的从身后掏出了一件东西,他嗫嚅着说:“刚才先生您告辞的时候,我发现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您身上,所以,我偷偷的把那位姐姐的手机拿来了……”

    程煜听完,乐了,可以啊,小子,干得漂亮!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