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抠神 > 第三百八十六章 程煜的算盘

第三百八十六章 程煜的算盘

    薛长运穿着浴袍当然可以直接离开,但汪家父子就不行了,他们总不能只穿着泳裤跑出去吧。

    看到薛长运理也不理就离开了游泳馆,汪家父子也只能望尘莫及的站在那里,他们终于明白,今天的事情被他们彻底搞砸了。

    早上跟股东们开会的时候,汪宏进把程煜的建议告诉了他们,那些股东虽然也有些贪心不足之人,但大部分还是认可了程煜这个方案。

    毕竟,这些股份留在手里就是废纸,甚至比废纸还要麻烦。

    废纸只需要扔掉就好了,可这些股份,扔都扔不掉。留在手上,就意味着随着研究所改制的进行,无论谁接手了研究所剩余的股份,汪家父子以及他们的股东,作为研究所的股东之一,也必须每年拿出相应的研发经费以及各项开销来。

    虽然数额不会太大,但架不住年复一年啊,而且,一旦研究所彻底股份化,只占有三成股份的他们,就将彻底在这个研究所里失去话语权。到时候,更是一个尴尬无比的境地。

    相反,程煜给他们的机会,能够让他们挽回损失,即便这些损失需要依靠一个订单去完成。

    能不能因此搭上杜氏集团的车暂且不谈,至少,那个专利,从今而后他们也算是有使用权了,并且至少在地铁车厢材料的制造方面,他们比起其他的厂商还是具有相当的优势的。

    因此,经过了极为短暂的争论之后,大家拿出了一个统一的意见,那就是接受程煜的建议。

    当然,人心总是不足,这些股东也希望由汪家父子作为代表,找程煜和薛长运尽可能再多争取一些利益。

    汪宏进本着“多争取一些利益”的原则,一下子把条件开的太高。

    他天真的认为这是个你来我往讨价还价的拉锯过程,没想到,程煜直接撂挑子了。

    这一下,汪宏进的位置就太尴尬了。

    原本还有个退路,那就是既然股东们都不同意,他也不算有什么责任,毕竟当初投资研究所,也是所有股东表决通过的。

    可现在,一个已经可以止损的方案摆在了他们面前,股东们也得以通过,最终却在汪宏进的贪心不足上掉了链子。

    汪宏进几乎可以想象的到,如果他现在回去公司,召集股东们再次开会,将最终的进展告诉他们,这些人将会如何对他发起围攻。

    此前,因为研究所股份的问题,这些人就已经向他发过难了,好在这个投资的项目虽然是他提出来的,但当中总归是得到了所有股东的同意,那些人也只能是发难而已,并不能因此直接要求他让出大权。

    可现在不同了,程煜给出了一条简直可以算是完美的路,大家也都认可了这个方案,却被汪宏进一手搞砸。

    那帮股东,如果不趁机抱团让他们父子下台,那才有鬼。

    所以,摆在汪宏进面前的,唯有一条路。

    那就是必须先搞定程煜和薛长运,至少按照之前的方案出手那部分股份,即便为此付出一些其他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看了看自己的儿子,汪宏进问道:“你跟薛公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比起游泳了?”

    汪旭知道自己刚才的态度,让薛长运十分不满,明明是他自己体力不支越游越慢,却反过头问人家薛长运耍他耍的满意不满意。

    原本他能看到薛长运的姿态还是积极的,哪怕程煜有诸多的不满,至少薛长运还是希望能够促成这笔股份的交易。

    可现在,薛长运甩手离开,态度也非常明显了,他可能也不再持有积极的态度。

    垂头丧气的,汪旭将刚才的过程跟自己的父亲讲了一遍。

    汪宏进皱着眉头听完,右手握拳,在左掌之上狠狠的砸了两下。

    “其实他很有把握能赢了你,但无论如何,你怎么能在输了比赛之后去问他满意不满意?人家是什么身份地位?就算是耍你,他耍不起么?更何况……旭儿,你自己游泳的水平你自己没点儿数么?我站在岸上,看的着急的不行,你怎么越游越慢,你说说你这些年,身体都差成什么样子了?”

    汪旭撇了撇嘴,心里很想说你那么有本事你自己下水跟他游一场啊,但这毕竟是他亲爹,这种话他也不敢说出口。

    “我当时也是一时气愤,没感觉到自己的问题,我想他也赢了比赛,又达到了目的,无论如何也该松口了。他和程煜根本就是一伙儿的,程煜刚才明明就在他的房间,为什么不出现?这不是摆明了跟他商量好演戏给咱们看么?爸,现在您再怎么骂我也没用,咱们的当务之急是再跟他们谈谈,否则,那些股东真的没法儿交待啊……”

    汪宏进冷哼了一声,说:“你还知道股东那儿没法交待啊!”

    汪旭一听这话也急了,最大的错误明明是汪宏进犯下的,现在反倒怪上他了,相比起汪宏进犯下的错误,汪旭让薛长运那点儿不满,真的是不值一提。

    “爸,这事儿您可不能赖到我头上吧。如果不是您狮子大开口……”话到一半,也知道这话轮不到他说,便垂头丧气的说:“爸,我觉得我们还是赶紧再找找薛长运和程煜吧。这样,您给薛长运打电话,我给程煜打电话,看看他们能不能再给咱们一个机会谈一谈。不然的话,咱们那股份真的就只能用一百多万的价格出手了,到时候,股东们肯定会找咱们麻烦的。”

    汪宏进肃整着面孔,点了点头,说:“嗯,先打电话试试看。”

    两人也没心思冲澡了,直接用浴巾擦干之后,便离开了游泳馆,到了下边那间他们自己开的房里,各自打起了电话。

    电话倒是还通着,只是无人接听,很显然,程煜和薛长运都不想搭理他们。

    汪旭又分别给程煜和薛长运发去微信,表示这都是他们父子俩考虑不周,希望他们给自己一个机会,能够当面再谈一谈。

    但是,微信发出去之后,也是石沉大海,丝毫都没有回音。

    父子俩商量了一番之后,来到酒店大堂,试图跟前台的接待商量,希望能问出薛长运的房间号。

    但很显然,这种酒店,除非是警方或者检察院来人,并且还得具备相关的手续,否则,想要知道一个客人所居住的房间,是根本就没有可能的。

    在前台接待人员的建议下,汪家父子同意让接待人员打电话到薛长运的房间里,再告知薛长运他们二人是谁,由薛长运选择是否接听电话或者是否允许他们上去。

    只是,等到接待人员打通薛长运房间的电话时,薛长运早已离开了酒店,房间的电话兀自响了半天,也是无人接听。

    得知薛长运已经出去了,汪家父子也是无可奈何,他们唯一能采取的方式,也只是继续拨打薛长运和程煜的电话,但在三四次都无人接听之后,他们也不敢继续拨打。

    再打,就变成骚扰了。

    离开?绝无可能!

    既然薛长运还住在这里,那就在酒店大堂等着他吧,他总是要回酒店的。

    于是,父子俩连饭都不敢吃,一直坐在酒店大堂吧等待着薛长运的归来。

    喝了一杯又一杯的咖啡,时间都已经接近十二点了,薛长运还是没有回来。

    这段时间里,薛长运先是回到房间,冲了把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程煜打了电话,将情况跟他沟通了一下,程煜听了之后哈哈大笑。

    “哈哈哈,薛公子也被气着了?之前还有人跟我说让我别太生气。这对父子啊,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把生意做到今天的,这种小家子气,恨不得所有交易都是一次****完成之后就老死不相往来的姿态,也算是个奇迹了。”

    薛长运也是颇有些无语,他说:“现在他们肯定很着急,我敢打赌,用不了一会儿,咱俩的电话就会不停的响。”

    程煜依旧哈哈笑着,薛长运又道:“你现在干嘛呢?没事儿的话,晚上一起吃个饭吧。反正今天肯定不得安宁,去应酬肯定也应酬的让人不痛快。”

    “行啊,我没什么事儿,不过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

    “我都行,你有什么建议。”

    “日料如何?”

    薛长运没有犹豫,当即答应下来。

    将吞拿的位置告诉了薛长运,两人分别赶了过去。

    途中,程煜给杜小雨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晚上不回去吃饭,而杜小雨得知是跟薛长运去吞拿,自然也表示一同前往。

    于是,程煜先去接了杜小雨,然后两人一起去了吞拿。

    在车里,程煜把跟汪家父子见面,以及后续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杜小雨。

    杜小雨连连冷笑,道:“这父子俩,真是半点数都没有,已经看在邻居的份上帮他们止损了,他们居然还真把这当成生意,想要捞上一笔。以后离这俩父子远点儿吧,这次给他们一个教训,好让他们明白,做生意不是他们这样做的。”

    程煜笑而不语,其实中午从饭店直接离开,他也有自己的打算。

    既然是对方出尔反尔,程煜当然要实现利益最大化,钱这方面程煜倒是不太在乎,他在乎的是汪家父子又给了他捞积分的机会。

    原本觉得这事儿到了薛长运那边,就算是该结束了,可没想到汪旭又惹得薛长运不满意了。

    那么,这事儿就再拖他们一拖,让薛长运也消消气再说。

    到了吞拿,三人简单的聊了聊,电话此刻也开始不断的响起,两人关了静音,置之不理。

    商量好,好好的拖上一拖,让那对父子焦灼一段时间,这事儿就算是定下了,三人也就不再提及这件事,而是安安稳稳的品尝老吞的手艺,光是这顿饭,就吃到晚上十点钟。

    饭后程煜和杜小雨直接回了吴东院子,而薛长运,则是去了趟桃花源,坐到接近一点,才回到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