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公务员的日记 > 助兴之舞

    领导卖关子笑道,“哈哈,天机不可泄露。这小乔啊,可是我安锸在你们身边的眼线哪!”

    大家都笑了,气氛如此容易地融洽起来,我看到许书记隔空投放过来的研判意味的眼光。

    他一定在猜测了,我竟然在什么时候就跟这位高级领导攀过交情了?竟然从来没有跟他汇报过?

    席间,给各级大人物献唱了几首不同的歌,又配合白一凡的箫声表演了一段自编的舞。

    会跳舞的女人很多。这些领导接触并观赏过的专业舞蹈演员的精彩节目也肯定少不了。但是我唯一会跳的这支舞却是世间绝无仅有的,是没有任何人见识并演绎过的。

    那是古老的小羊皮卷教授给我的。其间的舞蹈动作涵义我也无从解释,只是跳起来的时候会浑然忘我,犹如自由自在地舞蹈在一片静美的无人之境里,耳边或闻清风溪水鸟鸣声,眼前或见大漠飞烟落日圆的虚幻意境……

    跳舞的时候我是将肩头的小披肩脱掉的,鹅黄碎花的小吊带连衣裙矜持而娇柔,衬托着我白皙如玉的肌肤和黑亮如缎的瀑布,微喇的裙摆在我的腾跃、起跳、回旋、驻足、下落中旋转着,轻舞着,时而静止如敛翅的白蛱蝶,时而飞扬如随风而舞的蹁跹落花,

    那修直的双腿和如藕的双臂在空中划出惹人眼花缭乱的弧线,长发更是风过平湖一样的涟漪波涌、随风轻漾……

    如亭亭静立的荷苞一样在室中敛起所有舞步的时候,我的红唇微微张开,沁出因运动而有些微促的喘熄,长长睫毛翩然垂下,在眼睑下合出幽暗的剪影。

    室内响起热烈的掌声,廖书记由衷说,“工作关系,我也见过这小乔几次的,没想到这小姑娘的舞跳的这么好,歌喉也是一流,在机关工作真是可惜了,哈哈,如果在娱乐圈发展,一定能出落成出色的小明星的喽。”

    那位领导也笑道,“机关里的文艺骨干,更需要好好栽培才是,哈哈。那些明星不过是借了妆容的烘托,真是这样清水出芙蓉近距离打量的话,说不定瑕疵多到让人不堪目睹啊。”

    文艺表演的任务圆满完成后,我和白一凡退了出去。

    就近去了隔壁的一个房间候命。

    走廊那端,林峰身边那位负责人暂时离开了,只有他一个人象冷峻的石雕一样继续站在那儿抽烟。

    他扭头看了看和白一凡并肩而行的我,我们却已经拐进旁边的房门。

    进去以后,白一凡问我,累吗?坐下歇歇吧?

    我们一起临窗坐了,看着窗外秋风已是肃杀的跑马场山林,他给我倒茶。

    我说,没想到您师傅也在。难得他那样的闲云野鹤之人竟然会跟各级官员亦有交往哦。

    白一凡慢慢啜着茶,淡淡地说,师傅的心一直是闲云野鹤来着,只是每个人往往都是身不由己的,呵呵,比起入世的水平来,他是高于很多人好几筹的……所谓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我不知道该如何往下接他的话。

    他手里的那半本小羊皮卷,我有没有可能得见?

    他不提,我便也不好再次追问。

    于是又说,今天钟书记也在呢,我感觉您师傅和他好象蛮有渊源的哦。

    “哦,没什么的,他们就是普通朋友,多年前就认识了。白家的会所可不是十年二十年的产业了,我也跟你说过,往上可以追溯到百年以上的,生意能做得上这么多年的掌门人,你说,哪一代不会跟当地或上级政要、商贾有过多、过从的交往 ?”

    听他这样说,我直视着他问,“那么新任掌门白老板自然也是的了?云胡还真是神秘。”

    他笑笑摇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没什么神秘可言,。呵呵,小乔,看来你还是年轻啊,免不了以女孩子惯有的天马行空思维来思想这类事。你知道乔家大院、牟氏庄园那样的老买卖商家的吧?其实云胡的底子跟它们都差不多,不过是运数好一些,历经几代都很好的经营了下来,也就久了一些了。一切,都是现实的,没你想的那么多玄虚。”

    我故意叹口气,“唉,好吧,既然白老板非要将小乔女孩子家的那种虚幻想法打破,那我也就不再天真地把云胡当成一个神秘的传说来想象了。”

    白一凡笑了,点点头,给我倒着茶,“这就对了。事实也的确如此的。真的不是我故意隐瞒你什么的。”

    他说完,室内就安静了下来。

    我跟这个男人,毕竟是有过几次肌肤相亲的,而且前不久还一起自驾远游过好几天。

    可是现在,我们无比清明地知道,我是被许书记招来的小女人。

    我与他白一凡的种种苟且行为,都是危险的、没有道理可言的、混乱的、甚至是堕落的。

    晚上领导席散以后,李格非又专门来找我,说,领导还想再跟小乔笑谈一些轻松话题以助眠的。

    我跟着他往领导套间走。

    幽深的走廊外面安保工作自然是慎之又慎,铺了厚地毯的走廊里只有我跟他无声地踩在上面,我在他身后低低说,“李局长。”